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四十一章 杀

第四十一章 杀(1 / 1)

作为棋石峰众人慌乱的始作俑者,江鱼本人,浑然不知星月洞外的情况,此刻他正在蓝雨全力一击的剑芒之下,苦苦求生。

至于身后的情况,虽然他未转身仔细观察,但是刚才那一声既熟悉又陌生的龙吼,他可是听得真真切切,只要它出现了,那么司徒傲就不足为虑!

体内玄清炼骨劲疯狂的运转,全身各处肌肉骨骸内残存的灵力,全部向着双手汇集,两只胳膊上青筋显露,几乎是要爆开!

架着剑芒的两只手,熠熠生辉,纵然有如此之多的灵力加持,还是被剑芒的利刃割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,血液不断滴落,又被狂暴四散的灵力蒸发成淡红色的烟雾。

蚀骨的疼痛令江鱼冷汗直流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,但是他还是没有倒下,只是暗暗下了决心,如果真到了最后一刻,只有动用师公何尧臣赠予的力量种子!

幸好,蓝雨也只是窥道境巅峰,他的全力一击,没了后续灵力加持,在江鱼的灵力不断反噬之下,剑芒的威势也慢慢弱了下来。

一段时间的僵持之后,江鱼也感觉到这一点,心中不由窃喜,继而一咬牙,将最后一点灵力皆数倾泻在剑芒之上。

哐…

那剑芒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,再也受不住,碎成点点灵力,消散在空气中。

终究是没有动用那颗力量种子,江鱼脸色一松,瘫软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息粗气,抓紧一切时间恢复灵力。

衣服已经被割成条条,勉强挂在身上,数不清的血口遍布全身,最为恐怖的是左右手掌各自贯穿的一道伤口,血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江鱼忍着剧痛,从身上撕下两块布条,胡乱裹了几下,止住血。

才得空观察结界内的局势。

那蓝雨刚才发动剑芒,已经是将体内的灵力掏空,此刻灵力枯竭,之前与江鱼争斗的余伤开始发作,也成了樯橹之末。

但他不敢在原地停留,而是拖着几乎不听使唤的疲惫身躯,半走,半爬,往司徒傲那里凑,期间还不停心有余悸地朝江鱼这里看。

由于刚才有剑芒的遮挡,他只看到江鱼身后乌光阵阵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发动攻击的司徒傲怎么就失败了?

以二对一,修为境界上,两人比对方高出许多,还用上了秘药,本应该稳稳不费吹灰之力拿下的局面,怎么就变成了这样?

江鱼给他的震撼太大了!

终于到了司徒傲跟前,蓝雨一屁股坐下来,身子半依在司徒傲身上,这才有了一丝安全感。

一时间,结界内,安静了下来,江鱼和蓝雨各自抓紧恢复灵力,这种情况下,谁先有再战之力,谁便有活命的机会!

只有司徒傲仍是一副疯魔的模样,嘴里含糊不清地念着,“妖,妖,妖”。

蓝雨贴着他,也听不甚清他在说着什么,生死关头,不由大急,喝道“司徒傲!你疯了!”

被他一震,司徒傲眼中的混沌急退,扭头看了一眼他,又抬起一只手,巍巍颤颤地指向江鱼,“妖,他是妖!”

嗡…蓝雨听得真切,只觉脑瓜子嗡嗡作响,刚才的一切,近乎变态的战斗力,未知来源的兽吼,似乎能解释地通…

还未等他消化完这个惊天大瓜,便胆寒地看到,对面那个煞星,站起来了…

江鱼与常人不同,他天生没有灵脉,后续机缘巧合之下,得了玄清炼骨劲,开启了一条独有的修行之路,全身上下的所有肌肉,血液,骨骼都是他的灵脉,灵力恢复的速度,自然就走了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短暂的休息之后,他便有了行动的能力。

冷眼看着刚才不可一世,要置他于死地的两个人,一步一步走了过去。

沙,沙

江鱼的脚步并不重,踩在满目疮痍的地面上,留下浅浅的脚印,却犹如万斤重锤一下,一下一下击在司徒傲和蓝雨两人身上!

蓝雨试图做些什么,但是体内的空虚感让他又徒然放下双手,“江,江鱼!你想干什么?”

江鱼不搭话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脚下仍在缓缓逼近。

蓝雨感觉到对方身上森冷的寒意,更慌了,不停地捣身边的司徒傲,可那司徒傲刚才用了秘药,本就是短时间内强行透资了体力,别说此时不能恢复些手段,日后修为还要停滞一段时间。

这时,支撑了许久的结界,突然晃动了一下,光华变得暗淡了许多,被求助无门的蓝雨敏锐地捕捉到,他心中狂喜。

看着逼上来的江鱼,骂道“你是妖!司徒傲亲眼所见,只要我们出去,将这消息告诉首座,宗主,你必定会被挫骨扬灰!”

江鱼闻言,脚下不由一顿,眉头紧锁,却没有辩驳。

蓝雨见状,更是喜上眉梢,有用!只要再拖延一会,结界一破,他就能捏碎玉石,逃出生天!“哼!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也撑不下去了,受了那么重的伤,即使你是妖又如何,难道还有余力击杀我俩?”

一边的司徒傲也渐渐恢复清明,帮腔道“你敢在星月洞内击杀同门,待我们出去,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击杀同门?江鱼快被他们逗笑了,若不是他们不依不饶,一心要弄死自己,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。

其实杀不杀这两人,江鱼从刚才就在犹豫,毕竟他从未真正杀过人,此刻对方连番的威胁,反倒是让他下定了决心。

见江鱼顿下的双脚,又开始往前跨,蓝雨和司徒傲对视一眼,两人的余光中,那结界已经开始剧烈摇晃,破碎之时在即!

“江鱼!人算不如天算,星月洞外,再无你容身之处!”蓝雨话音刚落,那结界轰然破碎,他早就悄悄藏在手中的玉石,也被他用力捏碎!

两道温润的白光凭空生起,包裹着司徒傲和蓝雨,他们的身影开始变得虚幻,宗主给的保命之法,开始见效了!

嗖…

异变突起,一道凌厉的乌光在两人脖颈处一闪而过!

两人身上的白光,扭曲挣扎一阵,竟又消失无形,只留下脸上还带着喜意的两具尸体!

扑…扑…

倒在地上。

江鱼收起默情,靠了过去,居高临下与还未瞑目的两双眼睛对视,看着对方眼中乍然生起还未褪去的惊惧,脸上浮上几分快意。

星月洞外,被天劫惊过一阵的众人才平息没多久,突然看到场中亮起两尊人形光芒,众人一震,接着反应过来,这是里面有人捏碎了宗主给的玉石,这是要被传送出来了!

可那光芒,亮了一阵,又消失了!

这把众人弄了个满头问号。

白哲见此,咦了一声,捻了捻下巴上不多的胡子,“有弟子折在里面了!什么东西这么厉害!在他们捏碎玉石的最后一霎,斩杀了两人!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,议论纷纷,各自清点自己的师兄弟。

其实此时距离星月洞开启已经过去两日有余,大部分弟子已经安全出来,只剩了圣泉峰的三位,棋石峰的一位,还有主峰凌天峰白哲座下的两位得意门生。

圣泉峰的张昂,司徒傲,蓝雨,三人皆是窥道境巅峰的实力,在宗派新入门的弟子中,小有名气。

凌天峰的两位,更是了得,境界已至破障中期,只是在凌天峰的洞天福地中,未得称手的灵器,这次进入星月洞除了寻找御山大阵的开启之法以外,白哲也存了一些私心,希望他们有所得。

众人一推断,便觉得这五位弟子,除非是运气爆棚,遇到刚才引动天劫的灵兽,不然断不可能葬送性命。

那么…

只有棋石峰,那位修为只有窥道初中期,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江鱼了…

死去的两人中,必有一位是他,只是不知道另外一位是谁?里面又发生了什么?

所有人都看向钟正梁,棋石峰一共就三位弟子,又折了一位,有不怀好意的,心中已经在大笑,只是碍于同门之情,不曾表露,但是眼中的幸灾乐祸,藏也藏不住。

钟正梁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,看不出喜怒,他身后的林宝没有这么镇定,轻声唤道“师尊?江鱼他?”

见钟正梁没有反应,他又转向冷若初,“师姐?”

冷若初剐他一眼,“小师弟何曾让我们失望过?”

“对哦,江鱼那小子,一直在给我们惊喜!”林宝一拍脑门,放松了几分,学着师尊师姐的模样,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淡然。

众人只道是棋石峰的人,在自欺欺人,又觉得有些可怜。

被棋石峰寄予厚望的江鱼,已经做好心理建设,初次杀人的慌乱感已经被祛除,正在打扫战场,他在司徒傲和蓝雨的身上搜刮了一个遍,竟然翻出来一枚须弥戒,这让他喜出望外。

当初清浅送他的须弥戒,他在入了凌云宗后,见过许多弟子,没发现有几位拥有,算得上是一种宝物。

这时候自己又得了一枚,怎能不开心,可惜这枚须弥戒是有主之物,他的修为不敌对方,还不能打开,不知道里面存放了些什么,只能日后再议。

最新小说: 首富从盲盒开始 我要名垂千古 洪荒:从遇到蚩尤坐骑开始 学姐快住口! 艺道仙府 我将埋葬众神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? 我的基因无限进化 镜面管理局 终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