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1章(1 / 1)

“期待我们后期更为愉快的合作呀,我们又钻研了一个新的项目,是非常有难度的,只是我们期待着你们毕业之后再参与进来,因为你们现在在学校里面还是时间有限的。”

“你不用着急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案,我们也希望能够给你留下一些时间。来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事情,如果真的能够应允下来的话,希望你能够带着你的伙伴一同加入。”

因为之前的事情,落寒现在对于这种人才的挖掘甚是反感,但是他也是表面上应允了下来,毕竟这都是人员交流嘛,又能够多说什么。

月色惨白明亮,如泼了墨般的夜空无星,一只秃鹫自林外扑棱着翅膀滑向半空。

一道身影自月下窜过,仿佛一阵风般转瞬即逝,惊起数只鸟纷纷飞出。紧接着,无数道影子纷纷朝着同一方向冲去,消失在茂密的林中。

“人呢?!”

伴着一人质问的声音,数道影子纷纷落地,他们立于林中,紧绷着神经面面相觑,他们手中的利刃宛如月光透着渗人的冰冷。

“该死……跟丢了!”周围充斥着无助又焦急的声响。

“继续找!”

为首是一身穿白色长袍的壮年男子,他大手一挥,原本在林中的身影兀的消失,仿佛谁也不曾来过一般寂静。

夜空一片漆黑,原本明亮的月光掺杂了些许赤色,犹如鲜血般妖冶。

“哈……哈……”

一抹红色的娇小身影在林间穿梭,正巧落在一秃鹫面前的树干旁,女子面容姣好,嘴角泛出丝丝血迹。

她手持长剑扭过头,望着那月亮,秀眉微蹙。

“这里有其他人的气息,快追!”

女子回过神,扯上面纱,落地一脚踩在积了水的泥坑边运功飞奔。耳边风声四起,她喘着粗气,灵巧的躲过一个又一个树干。

刹那间,她的鼻腔中出现了陌生的气味,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一道身影自半空朝着她俯冲下来。

“你是谁?!”

千钧一发之际,她闪身一躲,却被利刃削断了一节青丝。

那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,她来不及多想,后退两步转身便想着往另一处,兀的两道身影又堵在她要去的地方,她猛的顿住。

“师婕,别躲了,躲不掉的!”

紧接着,越来越多的白袍男子闪身下来将她团团围住,她不断后退,余光又无法捕捉退路。

她喘着气望着那壮年男子,密密麻麻的冷汗自额间渗出,“何必呢?师叔,放我一条生路,来日必当报答!”

说着,她捏紧手中的长剑,警惕的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男子。

壮年男子勾唇淡笑两声,眼中却并无笑意,“师婕,别怪师叔没提醒你,此等大罪,若是认了,还有挽回的余地。”

他顿了顿,嘴角笑意森然,尽显威胁的意味。

“都给我上!”

师婕愣愣的看着将自己牢牢困住的同门,握着长剑的手竟不自主的颤抖起来,“你明知道我不舍的伤害他们……”

“师姐,归降罢!”

“是啊师姐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!”

“可饕餮不是我放的!”她咬着牙大喊,昔日一起修炼的师弟师哥如今与自己兵戎相见,内心悲痛万分,“若我逃了,还可自证清白!若是我跟你们回去,岂不是认了罪?!”

“师姐……师父他都急疯了,口口声声说要等你回去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眸光涣散,眼眶泛红道:“我已然回不去了……!”

还未等她说完,突如其来的极其霸道的掌风自身后快速射出,重重的将她打飞在地上,青丝随着身躯一齐飘落。

“噗——”

她趴在地上,嘴中喷出一口鲜血,额上隐隐爆出青筋,豆大的汗滴落在地上。

“师……师叔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她便眼前一黑,捂着胸口晕了过去。

“复命。”壮年男子上前两步,将其拦腰扛起,霎时便消失在原地。

再度睁开眼,她已身处神族天庭。

迷蒙之间,她缓缓聚集了视线,望着下面端坐着的众位仙家,自嘲一笑。自己这辈子都憧憬着来到神族,竟是以这种方式,不如不来。

寿山长老担忧地望向被挂在诛神台上自己的大徒弟,他的头发似是在一夜之间全部花白,面容也苍老了几分。

“仙族寿山长老大弟子师婕,因放出上古神兽饕餮,废去仙骨,镇魂钉一副,毕!”

她浑身一颤,心脏似是纸张一般被无形的手揉作一团,美眸仿佛充了血般猩红。

“为什么!”她声嘶力竭的大喊着,手上沉重的铁链被震得嗡嗡作响,“放出饕餮的不是我!”

她这一动静,竟引得所有仙家都朝着此处看来。

“你有何证据!”神族族长青神立于大殿中央,他大手一拍桌案,引得一阵力量穿过众人心房。

“我没有证据!”她疯了一般探身向前,怒目圆瞪,“可我知道,你们神族就是一帮污蔑修仙者的无耻小儿!”

青神愠怒的上前两步,指向她,“你!”

她泛白的手指紧紧攒成拳头,明白自己早已被那一掌打的身心俱裂,可她还是不甘心!

“青神啊!”

熟悉的身影自席间站了出来,师婕睁眸一望,大惊失色,是师父,他要做什么?!

“小仙徒儿不懂事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都是小仙的过错,还望青神明察此事!”

师婕使出最后一丝余力哑声道:“师父……”

“孽徒!还不快快闭嘴!”他眼中满是无奈与心疼,颤悠悠的站起身,“小仙愿替徒儿接受刑罚……”

师婕缓缓抬起头,眉头紧锁,凌乱的发丝遮挡了她惨白的容颜。

无数委屈被堵在胸腔,她大口大口喘着气,看着一言不发的青神,心底的绝望一点点蔓延开来。

青神没有犹豫,抄起一旁的镇魂钉,手中一聚力,金光闪烁之间,那镇魂钉自他手中“蹭”的飞了出去,随着一阵皮绽肉开的声音,那转眼间便牢牢地钉在师婕的两肩。

“呃啊——!”

师婕面色惨白,她紧握的拳中渗出血丝,身体里似是有无数虫子在啃咬着她的骨头,痛苦万分。

“徒儿!”

青神不理会他们,反而笑吟吟的看向师婕狠厉道:“认不认错?!”

师婕并未回应,却不甘示弱的咬牙瞪着他,纵使浑身鲜血淋漓,却还是坚持着最后一丝意志。

那张本倔强的小脸也被镇魂钉折磨的没了生气,双眼紧闭,却还是默不作声地忍受痛苦。

他伸出手掌,对准师婕的额头,奋力一拽,一支泛着蓝光的仙骨就那么被硬生生掏了出来。

“噗……!”

又是一口鲜血,师婕的意识逐渐混沌,口中满是血腥味,身上无一处不是难以忍受的剧痛。

一滴热泪自她的脸颊滑落,她已然无气力再与其抗争。

须臾,便没了声响。

时间相隔千百万年的今天,一女子背着包匆匆的赶往相亲的路上。

电话响起,她微微皱眉,低下头刚准备从包里将它掏出。

一道远光灯猛然朝着她照来,还没反应过来,强烈的力道瞬间将她的身体撞飞十米开外。

“死人人……死人了!”

“救人啊!快!”

人群都聚集在一团你推我嚷,没有人看见她身上闪过的一道白光,竟缓缓消失在夜空之中。

“劈啪——”

师婕猛的一睁眼,鼻腔中满是烧焦的味道,疑惑的看了看四周,便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大熔池的一旁。

不断往上涌的热气拍打着裸露在外的肌肤,火光肆意的刺痛着双目,使她浑身燥热。

稍微动了动身体,霎时一阵剧痛自胸腔传来:“嘶……”

她不是出了车祸吗?怎么到这么个地方来了……

“师姐?”一男子的嗓音传入耳中,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:“你醒了!”

愣愣的望着那男子愈来愈近,他站在身前不到五米的地方,师婕这才看清了他的相貌。

他灵动又清澈的眼眸微眯,五官精致的像瓷娃娃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,薄唇微扬:“师姐,你终于醒了。”

师姐?!

她这是……穿越了?

还没等师婕想明白,脑中一阵刺痛使她不得不放弃思考。

师婕捂住脑袋,大段的零碎记忆在脑海中不断播放着。这剧烈的疼痛使她忍不住哼哼,眼前一白一黑。

“师姐,你怎么了?”男子缓缓蹲下身来,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师姐。

太阳穴两旁暴露的青筋彰显了她此时在经受多大的痛苦,而本人……却什么都没记住。

来不及多想,师婕嗓子干涩的几近起火,颤抖着嗓音道:“水……”

可话音未落,她睁大眼睛猛地顿住,发现这不是属于自己的声音,手撑着地,她的呼吸有些急促。

“想喝水?好。”

男子匆匆站起身自腰间掏出羊皮壶,打开盖子后递与师婕嘴边,她也没客气,直接大口大口的吞了下去。

“咳咳咳……!”喝的有些急,呛的红了脸。

那只大手不断的为她轻抚后背,使她感受到一丝身处异界的安全感,抬眸望向那男子,模样似乎与记忆中的模样逐渐重合。

难道他就是这幅身体前身的师弟,吴释丘?

“师……弟?”师婕磕磕绊绊的叫出口,生怕叫错了一般小声。

吴释丘薄唇轻启,轻佻的笑道:“嗯,师姐。”

“我现在这是在哪里?”她再度看向四周,扶着地想要起身,却被疼痛再一次给了警告。

吴释丘看着师婕那苍白的脸色,无奈的叹了口气,朝着我伸出手,“这里是天庭的凤凰池,是神族铸剑的神圣之地。”

神族……

她将手轻轻放在吴释丘的手心中,还未站起身,心脏猛然一跳。

脑海中兀的闪过一红衣女子红着眼嘶吼的模样,她的瞳孔开始震动,那声音竟逐渐清晰起来。

“我不甘心……我不甘心!”

“给我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!”

师婕捂着胸口喘粗气,脸色煞白。

吴释丘看着她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,仿佛下一刻就会当场吐血,有些担忧的蹙着眉。

是谁?究竟是谁?!

师婕猛一回过神,耳边恢复寂静。

“师姐……你还好吗?”

“我还好。”看了眼他,师婕咬咬牙直起身子,问道:“我们现在该干什么?”

吴释丘松了口气,道:“师父的意思是去向青神请罪,在神族只有青神点头了才能离开。”

她小心翼翼地点着头,原来方才那碎片化的记忆是这幅身体的前身所拥有的。

眨了眨酸痛的眼眸,在吴释丘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朝前走。

凤凰池紧闭的大门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缓缓打开,一阵强光照进了两人脆弱的眼中,师婕不适应的蹙着眉,抬手遮住了光。

“师婕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青神立于一棵古树旁,还未转身便预知到了来者何人,他眸色凌厉,“你如今……肯认错了吗?”

青神?

师婕心头一跳,自吴释丘手中抽出了胳膊,直直的跪在地上,双手紧紧的绞着腿上的衣裙,虽心下不愿却还是温顺的垂眸。

“知错了。”

“嗯……看来你也并非冥顽不灵,起来罢。”青神转过身,周身散发着一阵令人难以靠近的金光,“我心下已有了办法,如今你愿意认错,我便不为难你。”

“谢……”

“慢着!”

正欲开口道谢,一尖利的女声打断了她的话,接着一抹粉红身影快步走来,喘着气站在青神身旁。

师婕定睛一看,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,可那模样却说不出的熟悉。

青神也有些疑惑:“阮媚,今日前来又是所为何事?”

阮媚?

她呼吸一滞,不由自主的端详着那女子陌生又熟悉的脸,抬手抚过胸口,这里竟如此之痛。

阮媚是这幅身体主人的师妹,自幼一起长大,却因为一个男人起了隔阂。至于那男人……我抬眼望着吴释丘,他正看好戏般立在一旁。

“师婕呢!师婕……”

阮媚猛的看向师婕,似是见了鬼一般退后两步,“你……你当真活着?!”

最新小说: 惊惧盛宴 全球圣人时代 快穿之我家宿主又精分了 盗墓从瓶山开始 纳米崛起 戏精的诞生 主神挂了 我真是飞翔的河南人号船长啊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带着铠甲过日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