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(1 / 1)

短短时间,红巾军迅速发展壮大,占据了十多个州县的地盘,红娘子麾下军队超过十万。然而红巾军的管理非常的粗放,根本就没法做到有效控制所占地盘。

红娘子和她的老兄弟都是跑江湖出身,根本就不懂得管理民政。而因为对士绅抄家杀戮,各地士绅读书人也不愿投靠红巾军。仅仅有一些胥吏出于投机心理愿意归附,皆得到了重用,被委任为地方官。而这些胥吏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当官之后趁机上下其手,贪污勒索,甚至连红巾军的将领都被拉下水,红娘子竟无法察觉。

总而言之,此时的红巾军和流寇差不多,只不过比流寇军纪要好一些,但也仅此而已。队伍虽然规模非常大,占的地盘也多,但一切都很粗放。

而出走的李岩兄弟选择却和红娘子不同。

从一开始,李岩对自己接下来的动作便有规划。

他的造反即是被逼,也有很大部分是出自心底的渴望。

他是举人,但学问却不是很扎实,和侯方域等人相比非常的平庸,考取进士的希望很小,即便能考上还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之后。大明进士的录取率大概三十中录取一个,很多人考了一辈子也考不中进士,李岩感觉自己就是这样的人。

仕途无望,要想做官的话也不是不行,去吏部报名排队,再花些银子,也能当官,不过却只能做主簿教谕这样的佐辅杂官,做一辈子顶多混个知县,这完全满足不了李岩的野心。

李岩四书五经读的不行,却看过不少杂书,自负是一时之杰,不愿一生平平庸庸的活过。而现在,让他看到了做大事的极好机会。

皇帝无道,屠戮抢掠士人,已然为天下士子侧目。地方士绅官吏,对皇帝皆恐惧万分,皆厌恶非常。只不过大明二百年的威严尚在,皇帝平定辽东蒙古的威风尚在,没人敢公然反对。

然而现在的大明并不太平,和煌煌武功相对的是民不聊生。山东、河南,湖广,乃是江浙,大明各省皆灾旱连连,普通百姓日子过得苦不堪言,起义造反此起彼伏。

和和其他地方相比,河南百姓过得尤其的差,毕竟河南的藩王宗室数量最多。

这种情形,让李岩仿佛看到了汉末、唐末,以及元末,这是王朝末年,这是末世的节奏啊!

所以李岩才下定决心造反!

当然,聪明如他,自然不会让自己成为朝廷大军进攻的靶子,所以才煽动红巾军分兵四掠,煽动红娘子进军汝南。他希望先把河南整个搅乱,让整个河南到到处都是义军,然后自己在悄然举事,默默壮大实力,等待机会。

从古自今,成功的都不是最先举事者,从来都是后来居上。刘邦如是,本朝太祖朱元璋也是如此。

所以,离开红娘子是注定的,便是没有林九川之事,也会有其他借口!

离开太康之后,李岩率军一路西行,没有打任何旗帜旗帜。因为轻车简行,因为部下皆是自己族人乡亲,没有任何掣肘,因为携带了足够的军粮,行军速度极快,数日后便到了临颍。

李岩派自己弟弟带人先行乔装进入临颍,然后带着五百军队迅速抵达临颍城外,然后才打出红巾军旗号。是的,这厮还打着红巾军大旗,没有选择易帜,这样便可把祸水往红娘子身上推。

因为一路上没有杀戮抢劫,临颍城竟然不知道有反贼过来,城池轻易被李岩攻下。

然后便是开仓放粮,扩充军队。

对本地士绅,李岩很客气,凡是愿意归附他的皆放过,而若是不肯从贼,则一律抄家。毕竟他再是士绅一员,也要养军,没有钱粮哪能行?

不过即便有了钱粮,李岩也没有像红娘子那样大肆扩充军队,而只挑选了青壮贫民从军,把军队扩充到两千余人,便离开了临颍,从叶县进入到了南阳府境内。

李岩的目的地便是豫西的山区,他要在豫西南山区建立自己地盘,然后以豫西山区为根基,攻略河南。而若是朝廷大军来剿打不过,则可向南进入荆襄。

进入南阳府后,李岩便公然打出红巾军大旗,“快快开门迎红巾,红巾来了不纳粮”的口号下,开仓放粮的诱惑下,使得豫西百姓纷纷来归附,轻松打下了叶县鲁山县等地。

然后李岩没有再盲目的扩充地盘,而是以两县为根基,开始编练军队,等待官军来剿。一路数百里的行军,连续攻占数个城池,严格的训练之下,这支军队已经非刚起事时能比,李岩相信自己的军队已经不弱于官军。

最先来攻的是南阳的军队,李岩使出诈败战术,派弟弟李牟率领一支军队引诱官军,自己率人埋伏,轻松击败了官军。五千南阳军队,被杀的大败,俘虏了一千多,这些俘虏尽数被李岩编入军中,实力又增加了一大截。

然后李岩趁机率军进攻,打下了裕州、南召等县,兵锋直到南阳城下。

南阳城中,闻听反贼来攻,唐王朱聿键拿出王府钱粮,召集南阳城青壮守城,并亲自登上城墙防守。

在朱聿键的带动下,在钱粮的刺激下,南阳守军士气很高。李岩进攻了数次,皆无法攻入城中。连开仓放粮的口号都不好使了。朱聿键甚至要亲自率领军队出城袭击反贼,却被南阳知府商允诚劝住。朱聿键虽然是藩王,但并无领兵的权力,也就只能做罢。

打不下南阳,让李岩很是失落。若是能打下南阳,里面的钱粮财富足以让他扩充十万大军!

拿下南阳,便能占据富裕的南阳盆地,向南可攻略荆州襄阳,让李岩如何不动心。

无奈之下,李岩只能退兵向北,先攻略汝州,决心把豫西山区拿下来再说。

而此时的豫西山区,到处都是反贼,嵩县、卢氏、栾川皆有人造反。不过这些反贼都是一些乌合之众,根本没法和李岩的部下相比。

轻松吞并数支反贼之后,李岩的部下扩充到了三万多人。不过李岩没有再试图去攻打南阳,而是龟缩在山中,默默的种田练军,等待着机会。

豫西山区多矿山,而矿工遭受矿主和官府的双重压迫,日子过得比农民都不如,民怨沸腾,正是招纳矿工扩大队伍的好时机。矿工组织性比农民强,是最好的士兵人选,而且豫西铁矿煤矿铜矿都有,正是打造武器编练军队的好地方!

李岩相信,只要给自己一年时间,自己便能在豫西编练数万强军,到时便有了争霸天下的资本。但是自己能有一年时间吗?

红娘子的红巾军已经占了整个汝南府,开封府、河南府、归德府,乃至黄河北岸的怀庆府、卫辉府到处都有人造反。然而那平北候张世泽却没有一点动静,并没有出兵平叛,让李岩有些不安。

李岩相信,不管是平北候张世泽,还是正在南巡途中的皇帝,都不可能任由义军肆虐河南,必然会派兵平叛。

不过豫西这里实在有些消息闭塞,李岩能得到的消息也只是从缴获的官府邸报中知道,对大明各地的情形不尽了解。他派出的探子也只能打探到周围的情报。

河南大乱,其他省份也应该乱了吧?李岩暗暗想到。

皇帝南巡,南巡路上的地方官吏,淮安凤阳扬州乃至苏松等地的士绅,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?

天下士绅,岂会任由皇帝如此横向霸道而没有任何动静?

根本不可能嘛!

开封城,面对反贼四起的河南形势,张世泽一脸的懵逼。

张世泽奉命来当河南总兵,肩负着宗室改制的重任。他原本想着先到开封城,先对周王一系宗室进行改制。谁知道途径考城的时候,突然有人拦路告状,状告考城士绅周某霸占土地强抢民女,状告考城知县袒护士绅草菅人命。

面对这种情形,张世泽自然没法不闻不问,而且考城距离开封也就一百多里,张世泽想着借着在考城查案之机,设法牵连到周王府身上,也好迅速打开局面。

张世泽进入考城以后,先以锦衣卫的名义拿下了考城知县,开始查案。至于锦衣卫有没有权力拿下地方官员,他自然不管。手中有兵,又有皇帝的支持,拿下一个小小知县又算什么?

借着查案,很快便让张世泽找到了牵连周王的办法。

周王封在开封府两百多年,占据了太多的田地,考城自然也有周王府的田地。

据查,四年前,皇帝派御史来开封进行宗藩改制,清丈周王府非法兼并的田地时,周王眼看不妙,把很多田地低价卖给了很多士绅。比如在考城,便把两千多亩田地卖给了周举人。

查获这个事情以后,张世泽欣喜若狂,终于有了对付周王的办法。

虽然他是河南总兵,是平北候,但毕竟面对的是一个藩王,论地位要高于他,没有直接证据,想对付周王便没有借口。

留下了一些人,清理考城官府,查抄士绅官吏之家,安排带来的人进入考城县衙充当官吏,再成立清田司和巡察司,一切都按照规制行事。

而张世泽自己,则带着大队人马继续赶往开封。

谁知道刚到开封城,还没来得及动手,便听到了杞县有百姓造反的消息。反贼竟然达数万,已经攻下了杞县县城。

“侯爷,快出兵平乱吧!”兵备道郭必进请求道。

“你是开封兵备道,现在开封府出现了反贼,便由你带兵平叛吧。”张世泽淡淡道。

“反贼太多,开封守军久不训练,缺粮欠饷,根本没法去剿啊。侯爷您麾下的禁卫军战力非凡,剿贼平叛自然轻而易举,还是请侯爷带兵平叛吧。”郭必进谦逊道。

张世泽皱起了眉头:“郭大人你是兵备道,有平叛之责,开封的军队人数有两万多,难道连区区反贼都对付不了?本侯初来咋到,还是郭大人去平乱吧。”

张世泽知道自己的任务是改革宗藩制度,是要清查周王府田地,自然不愿去平乱。

见张世泽坚持,郭必进也没有办法。他虽然是文官,是兵备道,按道理来说能够节制总兵这样的武将,但是张世泽不是普通的总兵,而是堂堂军功侯,地位便远在他之上。

于是郭必进便召集开封城内的军队,磨磨蹭蹭带兵出发了。谁知道刚出城,还没等到达朱仙镇,军队便停了下来,官兵鼓噪要饷,原来开封的军队欠饷已经达一年之久。

郭必进无奈,亲自返回了开封城,召集开封知府及所属祥符知县等官员,商量征集钱粮之事。身为河南总兵,张世泽也被邀请参加会议。

于是,张世泽便在会上看到了各种扯皮,各个官员都叫苦,说没有银子,开封府库没银子,祥符县库也没银子。召集城内士绅捐献,士绅们也都叫苦,耗费了半天口舌,只弄到了五千两银子。

两万大军,这五千两银子官什么用?

“侯爷,快出兵平乱吧!”兵备道郭必进请求道。

“你是开封兵备道,现在开封府出现了反贼,便由你带兵平叛吧。”张世泽淡淡道。

“反贼太多,开封守军久不训练,缺粮欠饷,根本没法去剿啊。侯爷您麾下的禁卫军战力非凡,剿贼平叛自然轻而易举,还是请侯爷带兵平叛吧。”郭必进谦逊道。

张世泽皱起了眉头:“郭大人你是兵备道,有平叛之责,开封的军队人数有两万多,难道连区区反贼都对付不了?本侯初来咋到,还是郭大人去平乱吧。”

张世泽知道自己的任务是改革宗藩制度,是要清查周王府田地,自然不愿去平乱。

见张世泽坚持,郭必进也没有办法。他虽然是文官,是兵备道,按道理来说能够节制总兵这样的武将,但是张世泽不是普通的总兵,而是堂堂军功侯,地位便远在他之上。

于是郭必进便召集开封城内的军队,磨磨蹭蹭带兵出发了。谁知道刚出城,还没等到达朱仙镇,军队便停了下来,官兵鼓噪要饷,原来开封的军队欠饷已经达一年之久。

郭必进无奈,亲自返回了开封城,召集开封知府及所属祥符知县等官员,商量征集钱粮之事。身为河南总兵,张世泽也被邀请参加会议。

于是,张世泽便在会上看到了各种扯皮,各个官员都叫苦,说没有银子,开封府库没银子,祥符县库也没银子。召集城内士绅捐献,士绅们也都叫苦,耗费了半天口舌,只弄到了五千两银子。

两万大军,这五千两银子官什么用?

最新小说: 封侯 长安之上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秦草 我在亮剑当战狼 活埋大清朝 将军好凶猛 晋砺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