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晚唐浮生 > 第二十三章 气运杀手

第二十三章 气运杀手(1 / 1)

如果有选择,草原人都不愿意与中原骑兵正面作战。

大规模骑兵集团冲锋,个人的骑术、箭术已经无关紧要。相反,组织度、纪律性、武器装备、训练程度更为重要,而这往往是中原骑兵的优势。

尤其是组织度和武器装备,对草原人较为致命。但凡解决了这个的草原政权,一般都很牛逼,比如蒙古人当然,人家起家的时候装备很差,甚至一度只能用骨箭,纯靠精湛的骑射水平打败了敌人,慢慢夺取装备,丰富自己的战法。

今日朔方军与甘州回鹘大战,充当进攻核心的是三个军的军属骑兵即豹骑都,一共三千余骑。

军属骑兵,已经从辎重营那里取回了长马槊。他们不是每个人都有甲,马槊也没有豹骑都那帮牲口的武器重,但对上回鹘骑兵,依然一往无前!

回鹘人这次学乖了。

在两军冲起来那一刻,所有人就已发现,他们已不再是中央突破、两翼包抄的战术,而是重点在两翼。大量骑兵从中央向两翼分流,看那样子,似乎是想击破朔方军部署在两翼的轻骑兵。

这些轻骑兵以蕃部兵马为主,主要是陇右吐蕃、凉州诸部。他们的武器很杂乱,有使用骑弓和短兵器的,有使用藏矛的,训练程度也较为低下,毕竟不是职业武夫嘛。

回鹘人的箭矢不断落下。

身边时不时有同袍中箭倒下。经略军五百骑卒浑若无觉,呐喊着往前提速。

对面的回鹘人面容狰狞。

中军已成弃子,不用任何人指出这一点。他们知道自己的命运,但这愈发令人疯狂。

“轰!”双方的骑兵迎面碰撞在了一起。

如同铁犁耕地一样,朔方军的骑兵在回鹘中军的阵型里留下了深深的“印痕”。

直面其锋者几乎全部被击落下马。

经略军、豹骑都、丰安军、突骑都,一队接一队,将回鹘中军冲了个七零八落。

“去死吧!”因为当面敌军的密度明显较低,杨弘望挥舞起了沉重的马槊,横向拍扫。

自重巨大的马槊击打在人身上,没有任何悬念,被扫着的敌兵全数落马。

这就是马槊的优势所在了,比骑枪更重,而且重多了。混战之时,拍人比刺人还要有效,一下子就能扫清一大片。

回鹘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此刻越来越多的人向两翼分流。

“大帅,回鹘人改变战术了……”高台之上,陈诚第一时间发现了变化。

“不敢与咱们的马槊骑兵对抗,知道打不过,于是两翼包抄,想绕到后边,踢咱们的屁股呢。”邵树德说道。

敌人吸取了教训啊!应变速度其实挺快的。

知己知彼,是为将者最基本的素质。回鹘人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,也知道劣势所在,因此想要扬长避短,可以理解。

但这种放弃中路,两翼包抄后路的打法,也非常危险啊!

一个操作不好,就直接被隔成两半。虽说主动分成两半,与被动分成两半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但被割裂就是割裂,危险性是不小的,这其实就是在搏。

乌姆主亲自领了数百身披甲胄的骑兵,重点突击朔方军左翼来自会州、岷州、秦州的蕃部。意图就和邵树德所说的一样,击破两翼,然后包抄到朔方军精锐的中军后方,发挥他们机动力强、骑射水平高的优势,从后方展开攻击。

如果有机会的话,甚至可以尝试突击一下邵贼所在的位置。他身边除了部分作为预备队的背嵬都骑卒外,几乎全是步兵。

虽然步兵前面几排都身着铁甲,长长的步槊也很吓人,但谁知道那些步卒的成色如何,万一就被冲垮了呢?

数千骑一起冲起来的场面是壮观的。

陈诚也经历过不少阵仗了,但看到回鹘人如此不要命地猛冲左翼,依然感到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战栗感。

蹄声如雷,箭如飞蝗,万一左翼那些蕃部骑兵顶不住怎么办?被敌骑倒卷着冲回来,搅乱步兵大阵?

回鹘人打的也是这个主意,但现实让他们有些失望。

乌姆主亲领的右翼三千余骑从一开始就攻得很不顺。他们对上的是会州白家部,这几年快速崛起的汉人游牧新贵,组织结构其实与草原蕃部不太一样,多了一些汉人宗族的味道,白氏子弟兵很多。

严格来说,与麟州折家其实很类似。拉出来几千人,姓折的不知凡几,凝聚力非常强,不容易溃散,经常死战到底,是敌人非常讨厌的类型。

回鹘骑兵远远放箭,随后抽出各种兵器招呼上来,气势非常勇猛。冲在前面的白家骑兵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纷纷落马,但后面的不但没有崩溃,反而红着眼睛冲上前去,与回鹘人死死缠斗在一起。

不能一下子冲垮,对方兵又比你多,难免就要陷入泥潭之中。

回鹘右翼三千余骑的马速一下子就慢了下来,双方缠斗在了一起,伤亡开始急剧增加。

“传令,不要管右翼,中军转向,夹攻回鹘右翼。”邵树德明确地下达了命令。

战机,已经出现!

回鹘人今天无论怎么挣扎,都注定了他们失败的命运。

只要敢于正面决战,而不是放弃删丹王城逃跑,就得败,邵大帅有这个信心。

集中主力在中军也好,分兵两翼包抄自己屁股也罢,在人数、装备、组织度都占劣势的情况下,各种折腾,无非就是换个不一样的死法罢了。

令旗很快被挂了起来。

其实根本不用他下令。老手和新手的一大区别,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。也就是说,阅读战场形势的能力强。

朔方军中军骑卒在冲破当面敌军后,根本不管那些还在拼命纠缠着己方的回鹘残兵,立刻就分出了相当一部分人,夹攻回鹘人最精锐的右翼,援助己方左翼。

有人想踢邵大帅的屁股,但他高估了自己,低估了别人,结果自己被踢了屁股。

周易言站在城头上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他在高处,整个战场对他而言可谓一览无余。

可汗的中军几乎没起到什么阻挡的作用,两千余骑直接被一冲而垮。朔方军的马槊骑兵完全不使用弓箭,纯靠铠甲硬扛,在忍受了最初的伤亡之后,直接捅穿了可汗的中军。

右翼陷入了混战。

乌姆主可汗在核心精锐的护卫下,不断往前冲。但到处都是人,完全提不起来马速,眼看着就要被围住了。

左翼打得还算不错。他们对面的应该是嗢末等凉州部族兵,士气一般,即便人数占了优势,但依然被死死压制着,伤亡不轻。

如果再给左翼一点时间,说不定他们还能取得更大的战果,击溃嗢末也不无可能。

但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啊!

朔方军中军已分了数百人转向,从侧后攻击可汗那一路大军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根本不用多说。

中军已崩,右翼即将崩,左翼即便占了上风,又有何用?更何况嗢末人也在拼死奋战,渐渐扳回了一点劣势。

这一场,败定了!

远方又响起了剧烈的马蹄声。

周易言的心砰砰直跳,莫不是来了援兵?

仔细一看,却是从西南方传来的,大概两千余骑。

这支骑兵在外围稍稍整队后,立刻开始加速,朝战场这边冲来。

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清晰,周易言的心直往下掉:褐布军服,这还是朔方军啊!

完蛋了,中军完蛋了,左翼完蛋了,右翼马上也要完蛋。

上万骑兵的最后一搏,竟然就这样落下了帷幕。

周易言若有所悟。可汗最大的错误,或许便是花费大量心血,建立了删丹王城。

若无此城,或许可以早早下定决心,撤往他处。

当初回鹘刚到甘州时,实力还不够强,被归义军打败。

后来攻沙地又败,被河西党项及鞑靼联合起来歼灭了数千精锐。

这两次失败,都不是灭顶之灾。原因就是他们拿得起放得下,说走就走,待整顿完毕、恢复实力之后,又重新杀回甘州。

无论是归义军、龙家还是别的什么势力,到了最后都只能与他们讲和,不然根本不胜其扰。

没有必救之地,说走就走,是那个年代回鹘的优势,但如今都不存在了。

建城、立制,是从部落走向国家的必然之路。能迈过这条坎,未来就一片坦途,迈不过,或许就和今天的局面一样,被迫决战,大败亏输。

难!难!难!

折从允、王崇二人各领一百铁鹞子,如同铁锥一样凿进了回鹘人的屁股。

具装甲骑的冲锋是勇猛的,即便只有两百骑,依然从屁股后,将正在死命前冲的回鹘骑兵打懵了。

与此同时,突然出现在西南方的两千骑卒快速逼近了战场边缘。认准目标后,他们直接捅向了回鹘骑兵的左翼,即正在冲杀嗢末的这三四千骑。

“那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邵树德有些惊讶。

褐布驼毛军服,很明显是朔方军。

“大帅,或许是天德军游奕使田将军的部属。”稍稍想了一下后,陈诚答道:“也只有他们,才可能在此时出现在战场上。”

“不是让他们去攻甘州了吗?”

“或许归义军和龙家失约未至,田将军等不及了,便率部赶来删丹。”

“或许吧。”邵树德说道:“张淮深、龙就二人,也就这点见识了,不足为虑。待讨平甘州回鹘,某要见见这两人。往后河西走廊的局面,还得他们协助,不然不稳。”

其实,田星来不来,这场战斗都赢定了。不过他们的出现,确实也加速了回鹘人的溃败,删丹乃至甘州,也能更快地落入手中。

割据甘、肃二州,附庸归义军,立国一百多年,长期对抗西夏、辽国的甘州回鹘,差不多就这样完蛋了。

再往前数,割据朔方镇四十多年的韩氏家族,也已一蹶不振。

更别说,西夏三百多年的国运,也折在自己手上。

还真是气运杀手啊。

“下面,便是删丹城了,但愿守将识相。”邵树德气定神闲地说道。

甘州最重要的一座城市,不是州城,是删丹。

这里是回鹘牙帐、王都所在地,也是他们部族比较集中的地方。

虽然出征以来,已经两次大败甘州回鹘,但邵树德依然不改对回鹘骑兵的评价:好兵。

让善于骑射的回鹘骑兵,与擅长近战搏杀的朔方军对阵,本来就不是正确的用兵方法。

甘州回鹘,至少要募个几千人走,既可削弱其实力,亦给自己又多了一张东征西讨的王牌。

对于用外地乃至外族兵,邵大帅从来都没任何意见。步兵去河南大肆招募,骑兵可在草原上大肆征兵,快哉快哉!

最新小说: 封侯 长安之上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秦草 我在亮剑当战狼 活埋大清朝 将军好凶猛 晋砺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