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处置(1 / 1)

“够了。”大半夜吵吵闹闹的,蒋夫人只觉得头疼,她闭上眼,伸手揉着额角,语气淡淡地开口道。

她如此态度,越发让金管事意识到,夫人这次是真的动怒了,别说是宽恕他们父女俩,只怕连轻饶都没有。

这般想着,金管事扯住金慧跪下来,冲着蒋夫人磕头,但他不敢出声,生怕越发惹怒主人家。

他能够意识到,是因为他在蒋夫人身边当差已有年月,虽说不常在跟前,可到底接触较多,了解也就多一些。

可金慧不成,她被扯着跪下,膝盖疼得要命,原本心中就有怨,再加上脸上的疼,难免口无遮掩起来。

“来人啊,还不把那小蹄子的嘴给堵上?”蒋夫人不曾开口,她身边的嬷嬷脸色一沉,立刻就有人上前来,不顾金慧的挣扎,将她按住堵了嘴。

金管事连磕头都不敢了,跪在那儿暗暗在心里叫苦不迭。

“管家,你去看看少爷那边。”好一阵沉默后,蒋夫人重新睁开眼,冲着管家吩咐道。

管家行礼,去查看蒋晖那边的情况。

“近来这些日子,就一直不怎么太平,我本想着如今多事,便宽容几分,因此一直未曾约束,却不曾想你们一个个变本加厉,当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,蒋夫人的语气始终不咸不淡,众人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

时锦随众人一起低着头,心里不由得感叹,这蒋夫人不愧是当家做主的,真的发起怒来,气势确实足。

“今儿个,看来是不得不处置了,否则哪一日,只怕有人要翻上天去。”

蒋夫人向着时锦扫了一眼,随即目光落在金家父女身上。

“金慧咎由自取,拖下去打二十板子,送到就近的庄子,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得离开庄子半步。”

“夫……夫人……”金管事知道,这次的事情必定不会善了,可如此的结果,亦是他没想到的。

“你也不必求情,我知道你们就这一个女儿,难免偏疼了些,可养而不教是过,更何况她犯下如此的事儿,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仅屡次包庇,还帮着一起。”

不等金管事说下去,蒋夫人打断他的话,她看向金管事,才刚要继续说下去,就听得猛然挣扎开的金慧嚷嚷起来。

“夫人!分明是那贱人污蔑我,您为何要相信她却不相信我?我是家里的家生子,她不过是个守寡还不安于室的贱人!”

“她死了男人,还带着孩子,就该老老实的,可她一点都不老实!她该被浸猪笼才是!”

金慧伸手指着时锦,那张本就可怖的脸,看着更加吓人,她丝毫不知道,她这句话说完后,蒋夫人的脸色越发阴沉,至于金管事,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。

要知道,在场的除却时锦之外,还有一个寡妇,那便是蒋夫人。

时锦是否勾搭过男人,金管事只听金慧说过,可蒋夫人……金管事当差许久,是曾听说过一些的。

倒不是蒋夫人主动勾搭旁人,可她没了丈夫,难免会有那未曾娶妻又或是丧偶之人,对她有过好感,或是双方有过接触。

这在本朝是被允许的,可如今经过金慧的嘴说出来,一切都变味了。

这下子,才真是彻彻底底的完了。

“还不拖下去!”嬷嬷终于回神,冲着刚才给金慧堵嘴的下人呵斥道。

下人们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状况,一个个气得咬牙,重新堵住金慧的嘴,将她往外拖。

至于拖到外面后,他们是否会做什么,就要看金慧的造化了。

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儿,虽说恢复安静,却也注定金管事不会被轻饶。

除却打板子外,他被一并送到庄子,却不是跟金慧送到一处。

不仅是他,府中与他有关系的,之后都会送到他所发配的庄子去。

那些曾因为他在蒋家都过得不错的,如今也都要因为他摔落下来,都说“升米养恩斗米养仇”,到那时他们一群人在一处,可想而知是个怎样结果。

“带下去吧。”处置了金家父女,蒋夫人挥挥手,立刻就有人将金管事带出去,堵着嘴先打了板子,再送往庄子,这是后话。

眼见着金管事也被带下去,蒋夫人看向时锦,不等她开口,时锦便冲着她行礼请罪,来了个先发制人。

时锦心里清楚,纵然这些日子,她一直想办法在蒋夫人跟前刷印象分,可蒋夫人的心里,对她始终都有偏见。

她若不能先发制人,怕是下一个卷铺盖的就会是她们娘仨。

离开倒是没关系,但不能是被人撵走的。

“之前夫人问我,可想过再嫁,我曾回过夫人。我说那些话时,是真心实意的,轻易不会改变。”

“今日之事,本非我所愿,却不料还是招惹如此是非,给夫人添了麻烦。我不过是想带着孩子们安稳度日,绝无半分想起事端的心思。”

“若夫人要惩戒我,我绝无半分埋怨,当初要不是夫人点头,今日未必还有我们母女在,这份恩情,我始终铭记于心,不敢忘怀。”

“请夫人责罚。”时锦说完,再度深深施礼。

“你倒是伶牙俐齿。”蒋夫人静静地听着时锦说完,语气仍是淡淡的。

“今日之事,你是受害者,我自不会将你如何。望你往后能够恪守本分,别再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了,若不然,哪怕你并非家里的下人,我也有的是法子叫你不得安生。”

“是。”时锦应声,她并不担心蒋夫人所说的,只要再没人来惹她,她也不想费心思去坑别人。

再度行礼后,她同众人一起离开,方妈妈拉着她,要给她上药。

既然东西是时锦准备的,她手里当然是有能缓解的药膏,只是方妈妈一番好意,时锦不希望此事被他人知晓,因此接受了方妈妈的好意。

“这几天可尽量别沾水,若有什么不方便的,你尽管来找我,千万别客气。”给时锦上药时,方妈妈细细叮嘱道。

时锦再度道谢,等上完药,她婉拒了方妈妈要送她回去,独自向着休息的地方走去。

“今天这事儿……是你自己做的?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之千面影帝 纽约1995 求求你们别还钱 大运通天 华娱1997 第九关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逆流2000创业时代 财务自由后的日常 回到2002当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