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一章 坎洲少年

第一章 坎洲少年(1 / 1)

坎洲,位于元极大陆最东侧,再往东,便是无边无际的无妄海。

坎洲的南面和北面分别有一湾宽宽的海峡,连着无妄海,是坎洲人们去往其他地域的必经之路,岸边大大小小的港口无数。

由于三面环海,坎洲的气候,四季如一,处处都是温热湿润。

唯独西面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在这里,一片高耸入云的蔓延山脉,将再往西的路斩断。整片山脉通体呈诡异的黑色,远远看去,犹如一条庞大的黑龙盘伏,世人称为黑龙山。

无穷无尽的寒气,从它身上散开,日积月累,笼罩了附近几百里的地域,越是靠近黑龙山,寒气越盛。主体山脉,半山腰往上更是常年白雪皑皑,与天上的白云连成一片。

这与坎洲气候格格不入的奇景,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人,但是景色宜人只是满足眼欲,真正能在这常年生活的人寥寥无几。所以黑龙山附近了无人烟,保持着原始的面貌,蕴藏着许多珍奇异兽,神树灵木,甚至偶有远古遗迹现世。

这让许多探宝寻密的武者趋之若鹜,人多了,相应的在距山脉往东二百里路程,凉意稍适的地方,就诞生了一个大镇,谓之冰火镇,人们到了这里,便知道已是接近黑龙山。

冰火镇顺理成章成为探险者们的补给站,镇子影影绰绰各色人等,有前来寻宝的武者,有收货专卖的商人,有躲避仇人追杀的逃难者…这里钱是唯一的通行证,只要有钱,没人管你是什么身份…久而久之,冰火镇竟然成了交易的天堂,繁荣异常。

此时,镇子外的土路上,皆是急忙急赶准备进镇歇息的路人,却有三辆马车特立独行,排成一纵,逆流出镇。

其中的一辆车上,江鱼,正翘着二郎腿,身下是盖着货物的厚厚雨布,嘴里叼着从路边掐下的野草,一双眸子意犹未尽地看着渐渐远去的冰火镇。

此次跟随村里人,来冰火镇贩卖皮毛,同时采购日用品,是他第一次接触外面的世界,琳琅满目的商品,人来人往的街道,喧闹鼎沸的楼阁,无一不让他感到稀奇。

冰火镇作为黑龙山区域仅有的重镇,消费不低,他们一行四人单住了一晚,就花了相当于两张虎皮的银钱,还是几个老爷们挤在一间房,吃饭就更别提了,都是就水啃自己带的干粮,着实有些令人心疼。

村里每隔几个月,就会选派几位村民出来换购,这次江鱼很荣幸作为主力当选,由于行程匆忙,采购的东西众多,足足堆了三马车,遂昨天午时进镇一直忙到子时,大多商铺都关门谢客,才算罢休。今日鸡鸣即起,一直忙活到下午太阳西斜,连午饭都没吃上一口,几人又驾着三辆马车,匆匆出了镇,满载而归。

正看着余晖下的冰火镇出神,肚子抗议得叫了几声。江鱼苦笑一下,手摸进身侧的包袱里,掏出一条肉干,啧啧叹了口气,冰火镇就是好,远离黑龙山,温度高了不少,连肉干都变得软绵绵的。

嚼了两口肉干,就听到驾车的刘叔高声和自己搭话,“怎么样?江鱼!冰火镇好玩吧?”

“嗯,比我们村要好玩多了,就是太吵闹了,东西也很贵。”

“哈哈哈”刘叔哈哈大笑,“贵是贵点,但是没有这些东西,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你想想,光是那些个皮甲,做工,质地,咱们万万是做不出来的,穿上它们,以后打猎就多了些保障”。

这时,走在他们后面的马车,驾车人万顺也搭话道,“是啊,跟冰火镇比起来我们那村子简直就是鸟不拉屎。”

说到这,江鱼起了兴致,直起身,看着万顺,“万顺哥,咱们村子靠着黑龙山,天气那么寒冷,为啥大家不一起迁到冰火镇附近呢?我看一路上,没有任何其他村落。”

“还不是祖训难为,要我们世代守着那黑龙山,不知道这冷冰冰的黑山,有啥可守的”。

“够了!不可对祖训不敬!”一声爆喝,打断了聊天的三人,从走在最前的马车上,站起一人,正是此次外出的领队,村里的武习教头,刘军,他扫视三人一眼,冷冰冰地说道,“时辰不早了,抓紧赶路,今晚我们在红枫林扎营”

江鱼和万顺对视一眼,吐吐舌头,不敢再说话,重新躺下来。手不经意碰到了身侧另外一个包袱,发出哐的一声,顿时,江鱼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,包袱里满满当当都是他昨天采买之时,偷闲补空,给村里几个小孩带的玩具。

想到小猴子,二丫头等几个小屁孩,看到新奇的玩具时的表情,江鱼脸上的笑容更甚,随着马车车轴起起伏伏,累了两天一夜的肌肉渐渐传来酸麻感,沉沉进了梦乡…

江鱼等人口中的村子,封村,此刻是一副忙碌的景象。原本还算高的日头,在接近黑龙山时,顷刻被遮住,留下大片阴影。

村子里众多的妇人,正风风火火地抢收着晾在屋外的物件。封村距黑龙山不出二十里地,一直生活在此,她们很清楚,只要日头一被遮住,寒气会更甚,不消片刻屋外的一切都会被冻上。

封村靠着黑龙山,四季到这只剩了个冬季,常年冰冷坚硬的土地,能生长的庄稼极少数,远远不够裹腹。

好在冷归冷,黑龙山并不荒凉,野生资源丰富,靠山吃山,所以村里五十几户人家都以狩猎采集为生。由于天气寒冷,加之地处隐蔽,除了偶尔会选派人手出去采买必须的生活日用品,封村与外界没有其他的联系。

一般人绝不会想到黑龙山脚下还有这么个小村子,即使偶尔有探险者查觅到此处,也因为实在无利可图,自然而然将它遗忘。与世隔绝的生活,让村民之间,少了许多市烩,多了几分纯朴。

村口,一个身着花袄,头顶羊角辫的小女孩,正垫着脚,努力地朝村外张望,小脸冻得通红,一双大眼睛却眨都不眨一下,显是在等什么重要的人。

“二丫头!你是不是傻,江鱼哥才走五天,今天是不会回来的!”

从旁边的屋角,蹿出来三个小男孩,领头的对着翘首以盼的二丫头讥笑道,同时伸手想去拽她头上的辫子。

二丫头嘴角轻撇,头微微一侧,躲过这一击,转过身,俏脸微寒,“小猴子,你真是个猴子,喜欢动手动脚的,哼!”

小猴子脸上闪过几分尴尬,悻悻收回手。

见他吃瘪,另外两个小男孩哈哈大笑。

二丫头乘胜追击,趁机抬手在小猴子脸上狠捏了一下,“以后要乖”,说完甩开两条腿往村内跑去。

小猴子哪里肯吃这个亏,反应过来之后,忙追了上去。村里顿时激起一阵嬉戏打闹声,把寒意逼退了几分…

吱…

悠长的车轴摩擦声,蓦地在耳边响起,接着车身一顿,江鱼睡眼惺忪挣扎坐起身,发现天已经大黑,四周是成片成片的红色枫木,看来是到了扎营的地方了。

甩了甩头,江鱼麻利地跳下车,帮着张罗。从红枫林到封村,一路上并没有像样的道路,非常难走,以他们的脚力还要走上两天,第三天的午时才能到。

忙活定下来,天更冷了,刘军等三人都加了厚厚的皮袄,围着火堆取暖。而江鱼却还是穿着单衣,独自一人盘坐在稍远的地方,双目紧闭,额头上竟然还有点点汗珠渗出。

元极大陆,灵气充沛,人族身为万物灵长,自然最为聪慧,古往今来,无数的能人智士,前仆后继,参天地造化,将灵气纳为己用,竟有移山倒海之威。

这些前辈将自己毕生所得,传于后世,被后来者归纳总结,形成林林总总各式流派修炼法门,继而成立各方势力。他们以武立本,百花齐放,之间相互争斗,相互制衡,生生不息。加上数量优势,人族竟隐隐已经成为大陆的主宰。

当然,其他种族同样不可小觑,许多珍禽异兽得天独厚,与生俱来就有强大的力量,但是由于繁衍缓慢,只能在大陆上偏居一隅,不与人族争锋,偶尔现世,必惊起轩然大波。

而人族势力所及之下,将大陆划分成无数块区域,对应区域内最强大的势力有绝对的话语权,在他们之下,更有数不清的小宗派、家族等团体,各自分管自己的小区域。

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秩序,安全保障都由他们负责,相应的,需要缴纳一些费用。这些费用再经层层筛拿,最终汇聚到最顶尖的势力手里。

这也导致了整个大陆,尚武成风,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投入到武道里去,想站到塔尖。奈何武道一途,斗蛇折行,想要有所成就,谈何容易。

修行武道之法繁多,但检验实力却流传着通用的境界,为入脉,窥道,破障,灵现,听宣,渡劫,大乘,七大境界。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