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十四章 拜棋石峰

第十四章 拜棋石峰(1 / 1)

这时,白哲回过神,诧异得盯了钟正梁一眼,又生怕他改口后悔,“那就恭喜钟师弟了。”将此事一槌定音。

听到有人选自己,江鱼也是意外,沉静的心境,波动了一下,继而拖着浑身的伤,缓缓走到钟正梁面前,双膝一弯,扑通跪在地上,膝盖处可怖的伤口,立即又流出许多鲜血,刀剐般的疼痛令他眉头紧蹙,牙冠紧咬,脑中一阵眩晕。

还是生生忍住,认认真真磕了三个头,“弟子江鱼,见过师尊。”算是正式拜了师。

钟正梁冷漠地看着他行完礼,才左手轻拂,一股柔和的灵力将江鱼扶起。

白哲见此,由衷赞道,“此子意志之坚韧,非常人能及。”

张昂在心中默默接了一句,只可惜是个废物!终究是要被人踩在脚底下!

至此,凌云宗的拜山仪式才算是正式落下帷幕。

离去之前,金傲对着钟正梁道“钟师弟行事,当真是特立独行,师兄我佩服”

钟正梁看都不看他一眼,“金师兄谬赞,有句话,做师弟的,还是要提醒一句,莫以为大家都是瞎子,此次登天梯,竟然有人争斗,你圣泉峰可当了回好值守!”

“哦?师弟此言何意?那两个行凶之人不是已经被踢出山外了吗?怎么?钟师弟觉得还有什么蹊跷不成?”金傲面色如常。

“呵呵,多行不义必自毙,师兄,好自为之!”钟正梁不想跟他废话,甩出这么一句,就带着江鱼腾空而起。

金傲脸色一沉,大手一挥,带着众弟子,前往圣泉峰。

在众人都走后,轰鸣声又起,这座山峰连带天梯,缓缓消失不见…

崇山峻岭在江鱼身下不断后退,呼啸的风在耳边刮过,两个人的身影,在薄薄的云雾中穿行。

片刻之后,到了棋石峰。

刚落下地,一个小胖子就迈着短腿,晃荡着一身的肥肉,上来迎接,一对小眼睛乐得眯成两条缝。

“师傅”小胖子恭敬行完礼,就转向江鱼,换上一副老成的表情,声音淡淡,“师弟”。

“这是林宝,你的师兄,以后你就跟着他”钟正梁对江鱼道,然后又看向小胖子,“他身上伤势不轻,好生照料”,便甩手不管了。

“师兄,我叫江鱼,以后多多关照”江鱼态度诚恳。

林宝相当受用,走上前,踮起脚,想拍拍他肩膀,却发现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已经抵到了江鱼,手却还差大一截距离,才能够到他的肩膀,不禁有些气恼。

讪讪地收回手,别在身后,“你随我来吧。”

一个时辰之后,江鱼躺在一张竹床上,全身被雪白的布匹裹了个遍,只留了嘴鼻,还有可怜兮兮看着林宝的眼睛。

“师弟,为兄给你用的都是我们棋石峰的顶尖妙药,可以活死人肉白骨,你只要这么裹上一天,那些外伤即可痊愈”林宝解释道。

江鱼心中腹诽,自己身上的伤,只要给一些时间,自己就可以痊愈。需要这么兴师动众吗?

不过伤口处凉凉的感觉,还是让他舒服地哼了一声,困意上头,沉沉睡去。

林宝坐在榻旁,难忍心中的欢快,嘀咕一句“睡吧睡吧,养好身体,从此哥便不再孤单了,嘎嘎…”

第二天,江鱼正睡得香,隐隐感觉脸上麻痒难忍,一睁眼,就看到一张圆滚滚的胖脸近在咫尺。

“嚯”

江鱼惊了一跳,睡意全无,奈何身上到处都缠着布,空扭了一下,却挪不动位置。

林宝见他醒了,丢掉手中的羽毛,撇撇嘴,“江鱼师弟,师兄有这么可怕吗?”

“没,只是过于劳累,刚醒过来,有些敏感”

林宝并未深究,张罗着把江鱼身上的布全部扯掉。

待看清自己身上的伤口皆已经恢复,且膝盖与手腕处也长出了嫩肉,江鱼叹道,“师兄诚不欺我,这药果然神效,多谢师兄了!”

午饭点…

棋石峰后山,一片郁葱竹林中间的空地上,江鱼随意坐在地上,卖力啃着一只野鸡。

在他前面是一个火堆,火堆上还架着一只野鸡。

江鱼手嘴上都是油,“师兄,你也吃啊,你怎么不吃?”

林宝咽了一下口水,摆手道“我不饿,你吃吧,不够的话,等会再去捉,不过说好了,还是你动手,正好你大伤初愈,活动活动”

“好!师兄,我以前在山下的时候,也经常吃野鸡什么的,可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,而且我感觉这鸡肉下肚,好像有一股很强的灵气,滋养我的身体。”

林宝又瞄了一眼火上滋滋冒油的野鸡,按下肚子里的馋虫,道“当然了,不看看这是哪里,洞天福地!野鸡自然不一样,你再多吃一点,身体恢复地会更快!还有益于你修行!”

江鱼确实饿了,他已经足足三天没吃东西了,狼吞虎咽解决掉手里的野鸡,又伸手去拿火上的那只…

“林宝!”

一声清冷的呵斥,带着浓重的寒意,从竹林深处传来!

林宝立即同一只炸了毛的猫,肥胖的身躯灵活一跳,躲到江鱼身后。

江鱼不知发生了什么,一脸懵逼地看着竹林里走出来一位面若寒霜的女子。

冷若初!

上山之前,在小青松家有过一面之缘的冷若初!

当时只知她也是凌云宗的弟子,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到了!还是在棋石峰!

林宝畏惧得看冷若初一眼,在江鱼身后小声道“江鱼,这就是我们棋石峰的大师姐,冷若初。”

师姐?

江鱼一愣,两只油手在身上抹了抹,作揖道“师姐!”

冷若初看清他的面目,也是一愣,一时不知如何回应。

江鱼复又去取那野鸡,晃了晃,“师姐,一起吃点?”

林宝在他身后,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,心中对江鱼那是一个大写的服,恨不得要给他竖起大拇指。

冷若初看着那野鸡,刚刚隐下去的怒火又烧上心头,脸上的寒意更甚几分,最后竟然轻轻咧了一下嘴角“好啊。”

林宝眼皮狂跳,声音瑟瑟发抖道“江鱼,跑!”说完,浑身的肥肉陡然颤动起来,脚下亮起两道灵光,头也不回得开溜。

嗯?

江鱼还懵懂间,只觉得扑面而来一道劲气,在他举着野鸡的右手上炸开,火辣辣的疼!不禁手一松,野鸡落在地上。

接着便看到,冷若初的手又缓缓抬起,闪着危险的灵力波动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再傻也该反应过来,冷若初这是动了真怒了!

砰,江鱼猛踩地面,两条腿快速摆动,沿着林宝逃跑的路线,一路尾随下去…

身后传来冷若初冰冷的怒声,“那是我养的赤金乌,不是什么野鸡!”

道道灵力在他身后呼啸…

冷若初是钟正梁老友之女,要长师兄弟几岁,又是幼年拜师,在棋石峰十年有余,加上天资聪慧,性格清冷,武道修为已臻破障境,在凌云十一峰年轻一辈的弟子中,排得了上数。

此时对付林宝和江鱼,自然是手到擒来,两人没跑出竹林范围,就被她制住。

林宝瘫在地上,满脸委屈,“若初”…

嗯?冷若初听他这样叫自己,秀眉微蹙,身上的灵力明显波动了一下。

林宝脸上的肥肉一抖,忙改口,“师,师姐,你这是怎么了?江鱼小师弟初来乍到,不小心把你养的野鸡…赤金乌给烤了,你交待一声,我帮你罚他就是,你怎么连我一起罚呢?”

江鱼正揉着刚才被冷若初的灵力击到的地方,听到他的说辞,不禁手下用力猛增,斜他一眼,却没有辩驳。

见冷若初不说话,林宝又继续道“师姐,其实刚才我也发现了小师弟的胡作非为,正要制止他呢,你就来了,看来你是误会我是同伙了!”

江鱼闻言不可思议得看向他,林宝立即朝他挤眉弄眼。

冷若初似是没有看到两人的动作,仍在原地,似乎在评判林宝话里的真实性。

林宝感觉她身上的煞气弱了许多,鼓起勇气站起身来,整理整理凌乱的衣衫,挺起大肚子,正义凛然道“师姐放心,我这就带小师弟去前面受罚”

说着,就伸手去拉江鱼。

呼…

刚整理好的衣襟突然升起一团灵力之火,火势之大,直冲林宝的面门,顿时有毛发焦糊之味弥漫开来。

林宝手舞足蹈搞了半天才将火熄灭,心中暗暗叫苦“这女魔头,实力越来越强了!本来指望来个人帮我分担分担,怎么单单只对我下手,还这么重!”

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示。

“去,把药田锄了!再把水浇了!老规矩,不准用灵力!我会看着你们!”冷若初冷冷吩咐道。

林宝面色一急,“那是师傅分给你的活,你又…”

后半句话,因胸前辣辣的灵力灼烧感上涌,憋在了嘴里。委屈巴巴带着江鱼忙活去了…

棋石峰有了江鱼的加入,人数达到了四人,却依旧很空旷,比起其他峰动辄上百人的规模,更显冷清寂寥。

这样的环境,偏偏对了绝大多数人的性子,首座钟正梁自然不必说,他一直以古板严厉著称,深居寡出。

大师姐冷若初,人如其名,也是不苟言笑,惜字如金,江鱼因封村的变故,也变得话少,冷淡,心思都花在修行上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