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二十五章 动手

第二十五章 动手(1 / 1)

正两难之间,一道清冷的声音,在台上响起,“我不同意!”

冷若初再也按耐不住,面带寒霜,走上前,“祖父,父亲,这门亲事我不同意!”

又看向张天寿,“张伯父,您的这些条件,我不要!”

好!江鱼和林宝,在心底怒赞了一声,不亏是大师姐,这一声拒绝,真痛快!

不仅他俩,其他人也觉得冷若初直来直去,不拖泥带水,暗中佩服,可,她能做主吗?

果然,不等冷沐风、冷行云还有张天寿答话,冷布雨率先阴恻恻笑了一声,“若初啊,你的婚事自有父亲和大哥定夺,再说张兄的这些条件,不是你能代表冷家拒绝的!”

冷若初一直看不惯她这叔叔的为人,冷眼扫他一眼,“那也轮不到你来管!”

这一句话,可就是十分失礼了,倘若是在平时,冷若初绝不会如此不尊重长辈,只是今天为了张家提亲一事,她心中的火气已经快要爆发了!

“放肆!”冷行云爆喝一声,“还不退下!”他表面上斥责,实则为保护。

可冷若初充耳不闻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冷布雨眼睛微眯了一下,嘴角裂开个冷笑,“大哥,你看,凌云宗把若初教成什么样子了!当众对我这个做叔叔的无礼也就算了,现在连你都敢顶撞!”

“哎,两位,何必跟一个小辈较真,涉及到她的婚事,本人激动一些,也是人之常情”倒是张天寿替冷若初说了话,仿佛刚才她的拒绝,没有入耳。

他又对着台下一招手,“博儿,你上来”

一名男青年,应声站了起来,脚尖轻点,落在台上,接着单手结印,虚点几下,附近的灵气快速聚集,在空中组成个银光闪闪的“寿”字,凝而不散。

继而,双手连连变化,那个寿字,竟变成一只白鹤,围着高台转了一圈,才缓缓消散,留下点点光辉…

做完这一切,他才收回双手,有意无意靠着冷若初站定,面容俊俏,一身玄色长衫,精致大气的绲边刺绣,衣袂随风飘动,神采斐然,与冷若初站在一起,如同金童玉女,十分般配!

“我没看错吧,刚才那是灵力化形?他是灵现境!这么年轻!”有人低声惊道。

“不是,不是,应该是灵阵”也有眼毒之人看出张博刚才的表演是借助了灵阵之力。

林宝看不下去了,“靠!师弟,这家伙,太骚包了吧!真想在他的小白脸上,揍上两拳!”

冷若初见张博站到自己身边,秀眉微蹙,往一侧挪了半尺,与他保持距离。

张博不以为意,对着冷沐风和冷行云拜了拜,“张博见过冷老爷子,冷伯父,说来惭愧,我确实仰慕若初小姐已久,软磨硬泡之下,才求得父亲出面提亲,还请两位长辈成全了小子。”

冷若初转过身,面向他,一字一顿说道“我,不,同,意!”语气中的冷漠,让周围的人如沐寒风。

这架势,明显是金童有意,玉女无情啊!围观的人,不禁感到可惜,又期待连遭本人拒绝,张家该如何行事。

张博上台时的表现,全落在冷沐风的眼中,这后辈的灵阵造诣,名不虚传!心里的天平又斜了一些,不禁对这不听话的孙女起了几分火气。

他沉声道,“若初,不可无礼!你先退下!”

冷若初抬起头,执拗得看着祖父,没有动作…

冷沐风做了几十年的族长,在家里有绝对的权威,他的话何时有人敢不从,此时竟指挥不动一个孙辈!语气又重了许多“先退下!”

冷若初还是一动不动。

冷行云心中叹了一声,缓步走到冷若初身边,与她并肩而立,其中意味,不言而喻。

寿诞上的气氛,顿时冷了下来…

众人不禁为台上这个美丽的女子,捏了一把汗…

张博笑了一声,言辞亲昵“伯父,若初,你们这又是何必呢,凡事好商量,别惹老爷子动怒。”

冷行云父母根本不看他,把他的话当空气。

张博眼底划过一丝恨意,脸上却仍是笑魇如花,还要再开口。

“阁下何不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?”一道嘲讽之声突的响起,将他打断。

他眯眼看着一个少年走上台,问道“你是谁?此话何意?”

“我师弟是在问你,你怎么不上天?!”林宝也跟着走上台,“你说冷老爷子的寿诞,大家喝喝酒,谈谈心,多热闹,你非要来提什么亲,人家不同意也就算了,你还蹬鼻子上脸,死赖着我师姐不走了是吧!”

刚才台上的一幕幕,林宝看得是火冒三丈,这哪是提亲,分明是逼婚,可师姐之前强调过,不可莽撞,故只能强按着性子没有动。

没想到一直沉默的江鱼,先发了难,还冒出这么句秒话来,林宝心里给他大大一个赞,顺势跟着他,一起上了台,还不忘出言讥讽张博。

两人朝冷沐风行了行礼,就一左一右护在冷若初父子身旁,与张家父子对峙。

冷若初见两位师弟,把自己的劝告抛之脑后,微微有些恼怒,又知他们这是真心护着自己,心里暖意横流,看着一胖一瘦的两个侧颜,只觉多了两个依靠。

看着修为比自己弱的两个少年,与冷若初站在一起,还在众人面前嘲讽自己,张博心中不快,嘴上佯装客气,脸上却满是不屑“不知两位是何方高人,今日是冷老爷子的寿诞,两位莫要失了礼数!”

林宝嗤笑一声,“你还知道礼数,我以为你忘了这是冷老爷子的寿诞了呢,跑这显摆来了!”

“君子坦荡荡,我真心仰慕若初,何来显摆一说”

“还君子!我师姐都说了不同意,你听不懂吗?”

两人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

张天寿忍不住了,刚才他自持身份没有理睬两个小辈,但见竟在台上吵起来了,咳嗽一声,道“刚才听布雨兄质疑凌云宗教化失德,我还不信,此刻倒是能从你们身上看出一些眉目。”

林宝一滞,一时想不出用什么话回他,就听到江鱼冷冰冰道“井蛙不可语海,夏虫不可语冰。”

林宝一拍脑袋,“对对,还是我师弟机灵,一针见血,我凌云宗的教化,哪是你能随意评判的,你管好张家就好,勿在这聒噪乱视听!”

江鱼和林宝两兄弟,一唱一和,把张氏父子损了又损。

看的周围的人,眼中异彩连连,这两小伙,实力虽然低微,却不畏强权,敢于为师姐出头,光是这份勇气就值得夸赞!

冷若初的烦闷被他俩冲淡了不少,眼底已经有笑意浮现,这两活宝…

冷行云心中也是莞尔,这两小子,说出了他想说又不能说的话…

总之,在场的大部分人,都憋着暗爽,忍着笑意,看张氏父子如何应对!

“竖子无理!”

张博自幼便是天之骄子,哪里有过被人这样当面挤兑,还波及到父亲,终于忍不住,怒喝一声,灵力鼓荡,身形极速冲向江鱼。

叮…

寒光乍现,冷若初长剑出鞘,迎了上去。

轰!

两人一触即离,冷若初清丽的身影往后退了两步,反观张博,则连退了七八步。

一招之下,高下立判。

冷若初心中也恨极了张家父子,来而不往非礼也,手中的长剑,剑芒吞吐,追身再上!

张博不慌不忙,脸上甚至有淡淡的得意,后退的身子急停,双手连射出数道灵力,然后摆了个怪异的手势。

顿时,一圈圈淡黄色的光晕从他手中散开,扩散至他刚才射出的灵力落点,连成一片!刚好将冷若初冲过来的身体,涵盖进来!

冷若初的速度抖减,双脚被那些黄色光晕缠住,如陷入了泥潭一般!

灵阵!

他不知何时,已经在这高台之上,布下了几处阵眼!

众人一阵骚乱,这张博竟藏了这么一手,怪不得刚才被冷若初一击逼退,原来是诱敌!

冷若初冷哼一声,脚尖重重一点,人飞了起来,即使是在争斗,她仍清艳不可方物,明眸亮若星辰,白衣飘飘,黑发飞舞,如九天之上的仙子下凡,令人既生爱慕又携敬畏。

长剑上的光芒更甚,几乎将整个高台笼罩了进去!

张博有了灵阵做依仗,不再躲闪,脚下泛起一层土黄灵光,继而爬满全身,形成了一副灵力铠甲!

轰!

剑芒劈在铠甲之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!随即又化成无数道细小的剑芒,铺天盖地围着张博上下飞腾!

刺耳的摩擦声不绝于耳!

待剑芒散去,众人只见张博的铠甲之上满是细小的空洞,然后陡然碎裂成道道灵力之箭,直指刚退了几步的冷若初。

双脚被那黄色光晕缠住,冷若初避无可避,长剑极速摆动,准确地敲在每一道灵力之箭上,将之震碎。

乘她被短暂困住之际,张博单手拍在地上,灵力源源不断灌入灵阵之中。

两股灵力风暴,突兀出现在他脚下,托着他的身体,高高升起。

他又双臂伸展,猛地往上一抬,呼,呼,风声呼啸,又是两股灵力风暴,在灵阵中成型,顷刻之后,竟化成两条张牙舞爪的青色巨龙!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