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二十六章 我也会

第二十六章 我也会(1 / 1)

张博立在两条青龙之间,宛如天神下凡,不可逼视!

“若初,认输吧!”他看着对面神色冷漠的女子喝道。

冷若初击散那些灵力之箭之后,手中剑诀变幻,长剑冲天而起,剑芒璀璨似要吞吐天地,与那两条青龙遥遥对峙!

多说无益,两人的攻势狠狠撞在一起!

轰!

剑芒争辉,巨龙嘶吼,响声如天雷滚滚,巨大的冲击波,迅速往四周扩散!

围观的人只觉狂风扑面,不自觉晃了几晃,有修为不济者,歪在了座椅之上!

这一场争斗,竟有如此威势!

劈山裂海之势的长剑,终敌不过占了灵阵之威的青龙,在斩断其中一条之后,溃然从空中掉落。

咳咳…

长剑入手,冷若初咳出一口鲜血,气息开始紊乱起来,往后连退几步才稳住,兀自喘息!

几滴鲜血落在白衣之上,如同盛开的点点红梅,冷艳傲人!

众人见这清冷的女子已经受了伤势,大呼心疼的同时,对张博暗中布下灵阵,嗤之以鼻,纷纷喊道“冷大小姐,别打了”“对啊,别打了,在他的灵阵之内,你不是对手!”

张博立在半空,居高临下看着冷若初,“认输吧!”

冷若初面冷如霜,长剑再次举起,剑身上再次光芒亮起,只是远没了之前的气势。

林宝见师姐还要再上,也急了,“师姐!别打了!”又转向江鱼,想让他也劝劝师姐,却见他竟然双目紧闭,眉头紧锁,身上灵力波动明显。

心思急转,隐隐猜到了什么,当下憋住要说的话,又看向对阵的二人。

冷行云深知女儿的脾性,此刻让她住手是不可能的了,可他作为长辈,必然不能贸然出手干预小辈的争斗,急得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。

张博脸上,煞气升腾,这个女子,即便是这种情况下,看向自己的眼神中,仍是那副不屑一顾!

我就来看看,你到底要强撑到什么时候!

呼呼呼…

又是三道灵力风暴卷土而上,化而为龙,恐怖的气势,牢牢锁定住冷若初,准备发动雷霆一击!

冷若初深吸一口,压住体内的气血翻腾,手猛然握紧长剑,周身的气势长了几分,可与对面的磅礴比起来,显得弱小可怜。

“师姐!右手半丈处地面!”突然,江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他这个灵阵的阵眼所在!”

那日江鱼在棋石峰窥道,冷若初正愁心于家里的事情,并没有细问,所以她到现在,并不知道江鱼也修的是灵阵之道。

此时忽然听他指点自己,诧异之余,还是长剑斜劈,刺在他所说的位置上!

顿时,那四条青龙的气势一挫,弱了许多!

冷若初眼睛一亮。

“师姐,左侧肩平高两尺”

“后方直刺”

江鱼的指令到哪,冷若初的长剑至哪。

几个回合之后,那个灵阵怦然溃然,张博没了灵阵支持,落在高台上,面露惊色!

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台下的人只听到那个凌云宗的小弟子连连指挥,冷若初严格执行,就破掉了张博不可一世的灵阵!

难道说,这个弟子,也深谙灵阵之道!

冷家众人也被江鱼给镇住了,尤其是冷行云,灵阵之道!若初的师弟!只感觉解了他多日以来的烦恼,心中大快。

“好,好,好!”他连道三个好字,“凌云宗弟子果然不凡!”

灵阵被破,张博可没了再与冷若初较量的勇气,刚才能出其不意,完全靠的是提前布置,若是再来,对方有了防备,自己万不是对手。只好悻悻退到一边。

“哼!以多欺少,可当不得个好字!”张天寿冷哼道。

“喂!我说大叔,准你儿子提前布置,就不准我们从旁协助了吗?大家彼此彼此!”林宝并不饶他。

张天寿并不看他,又冷哼一声,对冷行云道“冷兄,我张家如此诚意,却闹得这个结果,咱们走着瞧!”

冷行云哪还会像之前那样被他牵制,拱拱手道“哎,张兄,你也看到了,两个小辈今日打成这样,必是不合,这亲事,就算了吧…”

话不投机半句多,张天寿带着张家众人,匆匆离去,招呼都懒得再打一声。

待他们走后,冷布雨咳了一声,“大哥,我看这小子不过窥道境,你可别昏了头,压错了宝!就得不偿失了!”

“不劳二弟操心,我心中自有打算!”

冷行云的回答,正中冷布雨下怀,他朝着身后一人挤挤眼,那人心领神会,急急追向退走的张家众人。

其余前来观礼的人,则暗呼过瘾,今日寿诞上发生的一切,定会从他们的口中流出,传于各方势力,而他们更想看看,那个窥道境的少年,能否在三年后的冷家家主之争中,兑现冷行云的期望。

三年后的,药界开启,或许又是一场风起云涌…

冷沐风的寿诞结束之后,诸多小势力代表,纷纷找上江鱼师兄弟,在他们看来,能与这样的少年英杰打好关系,是一种价值投资,在未来,指不定哪里就能用上,何况他们背后还有凌云宗这个庞然大物。

一波接一波的应酬,令江鱼不胜其烦,勉强应付两波之后,就逃开了,林宝对此却是乐此不彼,无论是口头奉承,还是实物礼品,都照单全收,赚的可谓是盆满钵满。

百般无聊的江鱼,悄悄抽出身,独自一人,往冷家后方走去,一路上冷家的人遇到他,都友好地打着招呼,寿诞上张家的咄咄逼人,及江鱼的及时解围,都已经传开了,同仇敌忾的冷家人,自然对江鱼是心存几分感激的。

出了冷家的后门,是大片的丛林,此时已经入了夜,月明星稀之下的丛林,显得格外幽静。

缓步走在林间小道上,踩着从树叶缝隙投下的影影绰绰月光,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,夹杂不知名夜虫的鸣叫,江鱼的心跟着渐渐沉静下来。

直到完全听不到冷府的喧嚣,看不到冷府的灯火,江鱼才停下身,使劲吸着空气里的清新,享受这份安静。

忽然听到前方丛林里,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疑惑间,江鱼循声,走了几步,绕过一颗两人怀抱粗的巨树,就看到不远处有一汪水池,水池里倒映着一位美丽的女子!

正是冷若初。

她仍是素白衣裳,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散在身后,肌肤胜雪,仿佛月中仙子下凡,将这天地间最好的赞美都收了去。

习习微风吹过,水面上泛起层层鱼鳞波纹,将水中的明月与仙子碎成星星点点,水面上像极了铺上一层碎金,微微风簇浪,散做满河星…

江鱼一时看痴了,傻傻地立在原地。

冷若初似有所感,蓦地,朝着江鱼转过头来,秀眉微蹙了一下,江鱼只感觉天上的月亮也跟着暗了一下,我见犹怜。

冷若初看清来人是江鱼,眼中的不喜一顿,接着变成轻微诧异,再变成不易察觉的欣喜,最后才恢复古井无波。

“师弟,你怎么来了。”

“啊?啊!哦,我,我…林宝师兄正忙着,我一个人无聊,出来走走。”江鱼嘴巴不停打结,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。

冷若初见他如此窘迫,眼底有浅浅的笑意略过。

江鱼终于缓过神,若无其事地走过去,“师姐,你怎么在这,晚上不是还有晚宴吗?”

“我不喜欢热闹。”

“哦,我也是~有林宝师兄顶着就好。”

“嗯,他倒是适合,只是不知道我冷府厨子的手艺,中不中他意。”

“应该没事,师兄的口味,一向是海纳百川,不然在棋石峰,早瘦了”

扑哧,说到此处,两人不约而同笑了一声,江鱼死死管住自己的眼睛,不敢再去看冷若初,生怕再被勾了魂。

笑意过去,冷若初开口道“江鱼,今天真的谢谢你了!帮了大忙!”

江鱼一愣,呵呵一笑“没事,举手之劳”

“只是把你牵扯到冷家的家主之争里面来,不好意思。你放心,还有三年时间,我和父亲会想办法再寻他人”

“怎么?师姐,你对我没有信心?”江鱼急道,接着拍了拍胸口,“三年时间,我定能赶上那张博!”

冷若初看他一眼,心中又暖,挣扎一番,终究是没再拒绝。

两人本都不是多话之人,几句话之后,气氛又冷下来。

沉默半晌,江鱼搭话道“师姐,我刚才听你叹息,还在为白天的事烦恼吗?”

“那倒不是,只是有些迷惘”

“迷惘?”

“嗯”冷若初思忖道,“起初我习武,只是因为向往来去如风,不受世俗侵扰的生活,可随着我的修为愈发精深,所要烦心的事反而越多。师门荣耀,家族纷争,这会竟然牵扯到我的婚事…”

江鱼第一次在师姐的脸上看到迷茫的表情,原来,再冷的仙女也会有烦心的时候,劝道“师姐,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多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为行人,芸芸众生,琐事羁绊,不过是我武道一途上的道道坎坷而已,只要我坚定本心,矢志不渝,又岂会沉沦不前,荒废时光!”

“坚定本心?何为本心?”冷若初喃喃自语。

江鱼却没有再答话,思绪又飘向遥远的黑龙山脚,那个刻在心里的小村庄…

冷若初沉思良久,脸上的表情不停变幻,终于释然一笑,如兰花绽放,继而拔剑而起。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