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三十七章 星月洞开启

第三十七章 星月洞开启(1 / 1)

见他还想挣扎,金傲心中嗤笑一声,道“钟师弟,我这也是为了凌云宗考虑,难道在你心里,棋石峰的资源,比宗门的安危更重要?”

这时,一旁的其他众位首座,对他的提议,早已经是蠢蠢欲动,能不能重启御山是一说,光是那星月洞内的天材地宝,就令他们垂涎欲滴,若是自己的门生能得上一两件,那可是意外之喜了。

于是,他们接过金傲的话头,纷纷上前劝说钟正梁,“钟师兄,我看金师兄所言极是,为了凌云宗你棋石峰就牺牲一下吧…”

“钟师兄,本宗内的洞天福地,各有玄妙之处,我们早前进入,未能得手,怕是我们的机缘不够,这次说不准弟子们中会有成事的!”

“是啊,钟师弟,早日重启御山,可是你棋石峰的大功一件啊!”

他一言,你一语,明着都是为了宗门考虑,为了棋石峰考虑,实则内里的心思,钟正梁是再清楚不过,瞬间觉得有些苦涩,无言以对。

白哲虽然觉得有些不妥,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份上,他这个做宗主的,自然要借坡下驴,“就依诸位所言,钟师弟,下月那星月洞开启,就允各峰弟子一同进入吧…”

见宗主拍板定了此事,钟正梁不好再纠结,低头允诺称是。

白哲又环视一圈面露喜意的各峰首座,补充了一句,“各峰回去好好甄选,务必选出英才,每峰出三名弟子”

说完,他袖袍一甩,大步走了出去。

白哲给进入星月洞的人数做了规定,这是变相的保存棋石峰的资源与面子,其他众首座不好再得寸进尺,各自欢天喜地地回去准备。

几日过后,何尧臣的丧礼风风光光的结束,棋石峰再次恢复往日的宁静。

江鱼风尘仆仆地登上棋石峰,看着熟悉的秀丽山色,深吸一口空气中的清新,生起一阵到家的欣喜。

忽然听到重重的“噔噔噔”脚步声,江鱼会心一笑。

“江鱼,你这家伙,终于回来了!是不是背着师兄去哪里玩了!”

林宝脸上挂着责怪和欢喜,跨着大步,浑身的肥肉乱颤,往江鱼这里飞奔,地面上的石板被他踩得不断痛苦作响。

接近江鱼之时,他张开双臂,就要来一个熊抱。

嗖…

一道锐利的白光,忽的从江鱼背后闪出,落在来不及反应的林宝头上。

吱,吱,吱…

白猴四肢并用,将他的头发挠成鸡窝,又在他身上翻找一圈,将他前几日在何尧臣丧礼上悄摸藏下来的几块肉饼子给摸了去。

白猴两手抓着战利品,又跳回江鱼的肩膀上,冲着林宝龇牙利嘴。

一切发生的太快,林宝都懵了,大开着双臂愣在原处。

等他看清白猴手中的肉饼时,胖脸上的肥肉涨成了血红色,破口大骂,“你这死猴子,又偷小爷的吃食!看小爷不拔了你的皮!”

说着,红绫虎虎生风,就朝着白猴冲了过去,白猴根本不虚他,左躲右闪,期间不忘发出鄙视的吱叫声。

那日归途中,江鱼再次遇到伤心欲绝的白猴,相似的经历,让他格外同情它,更是寸步不离地守护它。

刚开始白猴对他很抗拒,在它眼中,江鱼和那些屠戮了它朋友的人没什么区别,是一丘之貉。

江鱼却不气馁,不停安抚它,给它讲自己的过往。

白猴本就十分通人性,渐渐明白江鱼的真心,加上之前它和狮虎兽被困,也是江鱼手下留情,才得以存活。

慢慢也就接受了江鱼这个朋友,干脆跟他一起回了凌云宗。江鱼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,通俗易懂,叫做“小白”。

此时,江鱼见小白和林宝逗地不亦乐乎,又恢复以前的欢快,心头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白!”江鱼冲着它大喊一声,可小白正沉浸在逗林宝取乐之中,哪里听得见他的呼唤。

江鱼无奈地摇摇头,拾步向着大殿走去,向师尊复命。

进了大殿,却看见满地龟裂的石板,正是那日金傲和钟正梁斗法所致。

钟正梁正背对着江鱼,半蹲在地上,一块一块亲手将那些碎石清理,又换上新的石板。

江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能真真切切地从师尊身上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悲意,这让他很是吃惊,因为师尊从来都是沉稳淡漠之人,今日却很反常。

这时,冷若初也走了进来,见到江鱼,眼中喜色一闪而过,朝着钟正梁的方向努努嘴。

江鱼瞬间明白她的意思,他走上前,恭恭敬敬地递过去一块石板,“师尊,我回来了。”

钟正梁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,“嗯,回来就好。收拾一下,待会随我一同去后山拜祭师公。”

棋石峰后山,一座新的衣冠冢前,师徒四人依次而列,气氛沉重。

江鱼拜祭过何尧臣,又给历代祖师们挨个上了香,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香火味,看着座座排列有序的坟冢,心中升起无限感慨。

修行之路,浩瀚无垠,而人的生命却有限,只有踏入渡劫境,才能跟上天争寿命,越往后,修为越精深,寿命就越长。

可是,古往今来,又有多少人能达到渡劫境往上?埋在这里的一位位先辈,都在与天抗争中败下阵来。

而自己从先天闭脉者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已是侥幸,日后的路还很艰险漫长,压在心底的仇恨还未得报,想起那个雨天,那个视自己如蝼蚁的人,江鱼不禁暗暗握紧拳头。

且刚才来的路上,林宝已经偷偷将何尧臣丧礼上发生的事情跟江鱼说了一遍。

下个月星月洞开启,棋石峰这边,就只能靠他一个了…

如果连自己师门的荣耀都没有勇气守护,还谈什么日后如何如何?

想到这,他对着钟正梁,冷若初,林宝,郑重作揖,“师尊,师姐,师兄,请你们放心,我定然会不负众望,在那星月洞呢,有所得!”

铿锵有力的话语,令人一震,钟正梁心怀大慰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为师相信你!只是万万记住,不要逞能,保全自己才是第一位!”

棋石峰星月洞开启,凌云宗内其他十峰,都可以挑选三名弟子进入。

这一消息,在各峰之间传递,起初弟子们根本不信,因为从他们入宗以来,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。

直到各峰首座们开始着手挑选进入的人选,他们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真的!

于是,整个凌云宗被彻底引爆,各峰弟子为了得到那仅有的三个名额,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。

天下朗朗皆为利往,没有人会愿意放弃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。

就在各峰风风火火筛选弟子的过程中,星月洞开启的日子,悄然到来…

这天,棋石峰上人影绰绰,从未有过的热闹,各峰除了三位可以进入星月洞的弟子之外,还各自带了许多观礼的弟子。

与他们的队伍比起来,棋石峰仅有的四人,就显得单薄了许多。

钟正梁和冷若初脸色淡泊,冷冷地站着,除了偶尔与新到来的其他首座打招呼以外,不见有其他动静。

林宝第一次见棋石峰来这么多人,心想着不能弱了师门的威风,收起往日的嬉皮笑脸,努力摆出一副高人风范,双手别在身后,斜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。

小白就不一样了,顽劣的性格有了用武之处,在众人中间闪掠,欺负欺负他,逗弄逗弄你,又亏它动作轻灵,速度极快,众弟子拿它没有办法,所到之处一片怒喝哀怨。

江鱼则是闭目养神,两耳不闻身边事,星月洞中会发生什么,他无法预料,只有把自己的状态调至最佳,以不变应万变。

等了许久,突然一种奇异的波动,将喧闹的人群安抚下来。

江鱼睁开眼,发现眼前不远处的空地上,突兀出现一圈圈肉眼可见光彩波纹,往四周荡漾。

波纹正中间,一个圆形光幕缓缓浮现,并慢慢扩大。

精纯的灵力,从中不断溢出。

林宝凑到江鱼身边,“师弟,这就是星月洞了,待会进去之后,万事小心!”

江鱼看出他眼中的关怀,又转向冷若初和钟正梁,他俩虽然未明显表露,但眼神中的关切也是溢于言表,江鱼对着他们微微点头,“嗯!我会小心的!”

林宝又道“宗主虽然明确交代过不可在星月洞内争斗,伤了同门和气,但是在利益面前,难免会有人眼红,而且我看那圣泉峰的张昂也会进去,你跟他的过节…”

闻言江鱼心头一跳,张昂?下意识地朝着圣泉峰众弟子看去,果然在最前排的三位弟子中,立着张昂!正挑衅地看着自己!

江鱼双眼微眯,暗道,真是阴魂不散!这趟旅程怕是不会太平了!

“各位,星月洞已经开启,里面自成天地,谁也说不准会遇到什么,若是遇到生命危险,只要捏碎此玉,便可传送出来!”白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将众弟子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接着,一枚枚泛着微光的玉石,从他手中射出,落在每一位即将进入的弟子手中。

“我和各峰首座,在此预祝各位成功!进去吧!”

随着他大手一挥,一名名弟子鱼贯跨入那光幕之中,光幕一阵摇晃,人影便消失不见…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