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四十二章 迷雾

第四十二章 迷雾(1 / 1)

在两具尸体上搜刮完,再无利可图,江鱼感觉到一阵巨大的疲乏,刚才的争斗,对他的消耗极大,身上密布的伤口更是触目惊心。

可停留在此处,若是巧遇其他弟子,那就百口莫辩,只能强打起精神,远远走离了一个时辰的路程,才找了一处隐秘之地,停下修整。

至于司徒傲和蓝雨,江鱼没有好心到给他们收尸,任由他们晾在那,最终成为这星月洞中万物的肥料。

星月洞中,没有日夜,不知过了多久,江鱼从入定中醒来,仔细观摩身体一圈,满意地点点头,玄清炼骨劲果然精妙,自己的恢复能力又强了许多!

手上那两道伤口已然结疤,虽有麻痒之感,但是已经不影响行动。

吃了点干粮,解决腹中饥饿,又取了一件干净整洁的衣袍套上,已经看不出分毫之前争斗的惨烈。

江鱼的须弥戒,平日里只是放放默情,其他的就是一些杂物,干粮,衣物,现在最为珍贵的,除了何尧臣赠予的力量种子,便应该是那枚不知来历的红果了。

小白还是睡得昏天暗地,雷打不动,总这么背着它也不是办法,鬼知道后面还会遇到什么,江鱼尝试了几次,想把它收入到须弥戒中,但都失败了,看来想用须弥戒储存活物,果然是妄想。

思考再三,江鱼将那枚玉石取出,塞在小白的猴爪中,然后一捏,一阵白光闪耀过后,小白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。

外面是棋石峰,有林宝在,小白即使是昏睡状态出去,也不会有闪失。反倒是跟着自己,再碰到极端情况,自己无法护它周全。

玉石没了不要紧,以后的路程加倍小心就是,反正星月洞每次开启不过五日时光,时间一到,自然会被传送出去,再者,手中握着默情,还有力量种子,这样的底牌,也不需要过于依赖玉石。

此时,棋石峰却因小白的出现,炸了锅,众人可都是亲眼看着这猴子跟着江鱼一起进了星月洞,这会只有它出来,又是一副昏迷的样子,不得不让人猜测,江鱼是不是已经折在洞内了!

林宝抱着小白,一只胖手不停撕它耳朵,“小白,小白,你醒醒!江鱼师弟怎么样了?怎么只有你出来了!”

回应它的,是小白浅浅的鼾声…

连冷若初也急了,清冷的脸上,满是忧愁,求助地看向钟正梁。

钟正梁毕竟是一峰首座,眼界不知道比两人高了多少,“这猴子是在星月洞内得了好处,不是昏迷,是在修行!”

修行?林宝不可置信地将小白翻来翻去,十分不信,但是师尊的权威不容他质疑,“那江鱼师弟呢?”

“猴子这个状态,江鱼必然是怕它伤了,这才用宗主给的白玉,将它传送了出来”

钟正梁三言两语就将真相猜了个大概,林宝和冷若初闻言,心中大定,若真是如此,那么先前被斩杀的两名弟子中,肯定就不包含江鱼。

想到此处,林宝不怀好意地将目光投向圣泉峰那边,见首座金傲老神在在地目视远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,并未有慌乱,自讨了个没趣。

离星月洞关闭,现在只剩下了一日左右,到时候谁死谁活,自有分晓。

送走了小白,江鱼觉得轻松不少,不做停留,马不停蹄往前赶,时间不多了…

没过多久,江鱼的脚步被一处奇景逼停了,只见前方不远处,一条明显的分界线,将这片天地自下而上分割成了两块。

江鱼这一边,山清水秀,星空灿烂,而另一边,混浊腊黄的雾气上下翻腾,将视线阻了大半,只能勉强辨别,那些雾气之中,似乎有许多光秃秃的树枝,摆着各种奇怪的姿势,看上去十分瘆人。

这种诡异场景,还是第一次见到,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,江鱼捡起一块石头,抡起胳膊,往雾气中丢了过去,石头未受任何阻拦便扎进了雾气中,片刻之后,传来落地的声音,看来这分界线并不是什么结界。

思忖一会,江鱼还是决定一探究竟,深吸一口气,一脚踏入雾气之中。

视线迅速弱了下来,定了一会,适应之后,继续往前。

那些雾气,见有活物进来,似乎有了灵智,争先恐后往江鱼这边挤,围着他盘旋翻飞。

江鱼只感觉裸露在外的皮肤,被雾气粘上之后,火辣辣的疼,惊讶之下,又发现,这些雾气还会顺着毛孔往他身体里钻。

体内的灵力,见有外来者入侵,自发运作,将这些侵入的雾气包裹,顷刻之后,将之炼化成微小的灵力,汇入身体之中。

江鱼大喜,没想到看似恶心的雾气,竟然还有如此大用,这分明是一个修行宝地啊。

喜滋滋地在雾气中漫无目的走了许久,江鱼迷路了…四周入眼都是黄蒙蒙的一片混沌,哪哪看上去都差不多,根本辨别不清楚方向。

就在江鱼懵圈之迹,忽然隐隐约约听到远处有灵器交加的打斗之声,彻耳倾听一会,确定自己没有听错。

星月洞内,只有凌云宗的弟子在内,这打斗之声?

循声摸索过去,打斗声愈发清晰,已经能听到有人的怒喝声,江鱼没敢轻易露头,要是再遇上司徒傲蓝雨之辈,隐在暗处,也算有个防备。

藏身在附近的一处隐蔽的灌木之中,透过缝隙,发现前方的战况比较激烈,连雾气都被驱散了不少,地面上更是一片狼藉。

正当中跪坐着一人,右手搭在左肩上,左肩之下是空空荡荡!在他身侧一尺的地方,赫然是一只手臂!明显这人是被什么东西,生生斩去了一条手臂!虽然血已经止住,但是他脸色惨白,坐着的身体,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,受创极重!

在他的两旁,还有两位修士,各自护在一边,皆是灵力流转,神情戒备地四处扫视,不知在防备什么。

进入星月洞之前,江鱼受过林宝的科普,能认出来,场中受了重伤的那位,叫燕青,是主峰凌天峰的弟子。

在他右侧,满脸紧张,防备的同时,还不时用余光关切他的,叫燕风,也是白哲座下弟子,两人还是堂兄弟,同样是天赋满满,早已经跻身破障中期,修为比江鱼高了整整一个境界,和冷若初师姐相比,也不遑多让。

而那最后一人,江鱼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就是几次找自己麻烦,甚至要将自己永远留在星月洞中的张昂!

只是这三位都实力不俗,两位破障中期,一位窥道巅峰,怎么成了这副狼狈样,其中燕青还受伤如此之中,一只手臂都被斩了下来!

就在江鱼疑惑间,场中突地有一大坨艳红之光亮起!快若闪电,直向燕风急掠而去!

燕风瞳孔一缩,紧跟着抬手,举起一块盾牌,那盾牌金光闪闪,十分的耐看。

轰…

红光轰击在盾牌之上,发出巨响,看似锐不可当的红光,却被震地往后折回老远,而那盾牌上仍是金光流转,没有一丝撞击的痕迹。

好一件宝物!

不止是江鱼,就连拿着盾牌的燕风也是眼中异彩连连,不远处的张昂虽然表面没有反应,眼底却有深深的艳羡。

再看那道红光,停下之后,竟显出一只样貌丑陋的灵兽来,通体赤红,背上长满了白色的脓包,里面似有东西正在蠕动,一张大嘴半开,露出一尺来长的舌头,在空气中颤动,下巴还不断鼓张着,发出奇怪的呼呼声,一对红目闪着残忍嗜血的冷光,紧盯着场中的三人。

是一只蟾蜍…

江鱼在典籍上也未曾见过这样的灵兽,离得蛮远距离,都能闻到它身上恶心的臭味。

“张师弟,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助我一臂之力,怕是此时我和燕青已经被这畜牲撕成碎片了!”燕风见蟾蜍暂时没有动作,得空对张昂表示感激。

两个时辰前,燕风和燕青两兄弟,走到这片黄雾森林时,随身携带的玉石反应强烈,两人艺高人胆大,追寻原因。

巧合之下,得了这块金黄色的盾牌,见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,自是大喜,却没想到被一只藏匿的蟾蜍给袭击了!

这蟾蜍虽然外表丑陋,却实打实的破障巅峰的境界,又身法诡异,几个回合下来,没有得力灵器护身的燕青便丢了一条胳膊,失了战力!

两人本打算捏碎玉石,传送出去,却不知这畜牲用了何种手段,他们的玉石都失灵了!

从未经历过此种情况的两人慌乱片刻之后,迅速冷静下来,燕风更是依靠那强大的盾牌,挡下了蟾蜍的次次攻击。

可毕竟修为境界差异大,又要护着重伤的燕青,时间长了,燕风感觉渐渐不支。

这时,张昂突然杀到,配合他,两人合力,才得以继续跟蟾蜍周旋到现在。

燕风对张昂是感激不尽。

张昂此刻听他答谢,豪爽答道“燕师兄,你们兄弟二人的大名我早有耳闻,素来敬仰,今日有幸同二位并肩作战,小弟自然是不遗余力!”

一番话,说的铿锵有力,大义凛然,燕风两兄弟听闻,感激之情更甚,但是在江鱼听来,总觉得这人虚假的很。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