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乾坤游 > 第五十一章 无话

第五十一章 无话(1 / 1)

钟正梁难得的有耐心,对蟾蜍的来历娓娓道来,而众弟子越听是眼睛越亮。

别看蟾蜍长的丑陋,却是实打实的珍惜灵兽,被称作药蟾,它的治疗能力,就如它刚才所展现的一样,十分惊人。不过这只蟾蜍还未到完全体,传说一只完全体的药蟾,不仅实力堪比听宣境修士,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,就连他的分泌物,都是一等一的灵材秒药。

也正是因为它逆天的能力,引来了无数人的觊觎,或是被捕杀,或是被圈养,目前大陆上,药蟾一族已经几乎灭绝了。

那药蟾听钟正梁道出它的身份,大眼一翻,甚是不屑,接着身子一阵扭曲,又缩回巴掌大,跳进江鱼的衣襟,呼呼大睡,弥补刚才的消耗。

而其他弟子则是意犹未尽地看着江鱼衣襟敞口处,深深的羡慕,这小子,哪来的这么好运气,这等灵兽都跟了他,这分明是带着一个移动药箱啊,啧啧。

林宝沉浸在师尊的讲述之中,久久之后,突然灵光乍现,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激动,凑到江鱼跟前,“师弟,我刚才看药蟾吐出的那玩意,无论形状还是味道,跟我之前熬的拿锅美食都很像,你说,我会不会误打误撞,已经琢磨出上等的秘药来了?”

听他这样说,江鱼又回想起那个奇怪的味道,胃里狠狠痉挛了几下,一股酸味充斥鼻尖,“别,别,师兄,你想太多了,相信我,你拿锅不是秘药。”

林宝闻言,还是不罢休,脸上充满跃跃欲试,摩挲着下巴道“我看未必,两者实在太像了,明天,不,今晚我就再准备熬上一锅…哎呀!谁!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头顶被谁重重敲了一下,怒气冲冲地看过去,发现冷若初正冷冷地看着他,眼神中都是警告,刚攒起来的怒气瞬间就卸了个一干二净。腹诽道,你们不让我搞,我偏要搞,等我找个僻静的地方,非搞出点名堂来…

天色渐黑,棋石峰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白天前来参加仪式的弟子们已经各回各峰,几家欢乐几家愁,最为开心的莫过于凌天峰众人,燕青的手臂失而复得,着实令人惊叹。

最不岔的必然是圣泉峰金傲座下的各位弟子,江鱼竟然起死回生,那么星月洞一行,只有他们损失了两位好手,且张昂的行径,又让那江鱼大出一把风头,对比之下,更显圣泉峰的落寞。

而未参与三峰恩怨的其他人,也是不虚此行,今日在棋石峰连续反转的事情,足够他们回去好好宣传渲染一波。

夜幕无声的降临,棋石峰的树木渐渐模糊起来,宛如覆了一层薄纱,晚风透过林间,带起阵阵潮水。

江鱼和林宝师兄弟,在一堆篝火前忙碌着,不远处一方小桌随意地摆在草地上,钟正梁端坐在小桌旁,闭目养神。

一边忙活,一边不时偷偷往小桌那里看的林宝,低声道“师弟,师尊今天是怎么了,竟然要和我们一起吃饭,我入门这么长时间,这还是第一次!”

江鱼心中一暖,师尊看上去冷酷,实则内心柔软,定是因为我成功脱险,才做出这反常的举动,不过他不能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,敷衍道“我哪知道?师尊他老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,咱们动作快点便是”

半个时辰之后,桌子上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烧烤,江鱼和林宝自然是不敢坐,站在一边。

钟正梁睁开眼打量他们一眼,“坐吧”,两人乖乖应了一声,依次坐下,期间林宝还偷偷朝江鱼挤眉弄眼。

刚坐下,又有一袭清冷的白影翩然而至,冷若初变戏法似的,摆了两坛酒上桌,“小师弟今天成功脱险,又立了大功,理应庆祝一下。”

林宝看到那两坛酒,眼睛都直了,只是冷师姐从冷家待回来的桃花酿,在冷家的时候,他喝过一两次,到现在都未曾忘记的美味,从冷家回棋石峰之后,他也偷摸在师姐那里找过几回,却都没有发现,不知道她藏在哪,没曾想现在拿出来了!

师徒四人,小酌几杯之后,钟正梁清了清嗓子,“林宝,你修行上要抓紧,江鱼已经赶上你了,我看现在动起手来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正在啃着兔腿的林宝一愣,师尊平时督促他修行,不是敲打就是严厉地批评,今天怎么这么温和,难道是酒喝多了?抹了一把嘴上的油,“知道了,师尊。”继而又埋头啃起来。

钟正梁无奈地摇摇头,看得出来,林宝是真心对待江鱼,这些天,以为江鱼死亡,他虽然嘴上未说什么,但几乎是不吃不喝,受了不少苦。

又看向自己的大徒弟,她正小口抿着佳酿,脸上未有什么表情,但偶然看向江鱼的眼神中,有掩不住的关心。

钟正梁,暗叹了一声,这位最小的弟子,入门没多长时间,就成了师姐师兄的掌中宝,还为棋石峰屡建奇功,就连自己,似乎也被他改变了不少,不说别的,就说这酒,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碰过了?从老首座失踪之时?还是从金傲师兄叛出棋石峰?

钟正梁摇摇头,端起一杯,一饮而尽,从喉咙一直辣到胃里,令他的脸上,多了几分红润之色。

“江鱼”

江鱼听到师尊叫自己,忙放下手中的东西,恭恭敬敬地看向他。

迎着江鱼清澈却看不到底的目光,钟正梁思忖片刻道“药蟾和那猴子,都不是凡物,虽然现在与你交好,但灵兽毕竟是灵兽,日后难免会生二心,你要注意…”

江鱼重重点头,“我们是朋友,他日它们若是想离开,我不会阻拦”

钟正梁一怔,这小弟子,对于药蟾这种难得的灵兽都不想强行占有,不由又高看他几眼,刚才心中酝酿的敲打的话到了嘴边,却变了“那就好!那就好!它们两就养在我棋石峰吧。”

江鱼闻言,连忙谢过他,其实刚才他还在发愁,总不能一直把药蟾带在身上吧,放养它的话,有豆子在,它不会走远,但是凌云宗上下恐怕此时都知道它的存在,难免会有人眼红,打它的主意,现在有师尊的首肯,等于说是认可了它成为棋石峰一员,所有人再想动心思,就要掂量掂量了。

钟正梁和冷若初是小尝则止,说了一会话之后,就起身离开,只留了江鱼和林宝。

师尊师姐一走,林宝顿时感觉浑身一轻,端起酒坛子灌了一大口,赞道“爽!”又丢给江鱼,“来,师弟!”

江鱼被他的豪气感染,也闷了一大口,由衷说了声“师兄,多谢你”,林宝对他的态度,江鱼能切身感受到。

见他似乎要说动情的话,林宝一油手拍在他肩上,“咱们哥俩谁跟谁,不要整娘们娘气那一套!

师兄我都计划好了,你若是,若是真的没了,我就好好照顾小白,努力修行,日后有机会,狠揍那张昂一顿,给你出出气~”

江鱼哈哈一笑,又敬他一杯,自己与张昂的恩怨,已经由起初的一袋金币,发展到不死不休,哪里是揍一顿能解决的。不过没必要说出来让其他人知道,复仇这种事,还是亲手来的爽快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江鱼可不是什么愚蠢的善良之辈!

师兄弟正说着话,一道白光忽的从远处亮起,一眨眼就到了眼前,两人眼睛一花,手中的烤串就没了踪影。

“死猴子!又是你!你是饿死鬼投胎吗?就会抢小爷的食物!”林宝跳将起来,张口就骂。

小白站在江鱼肩上,两只猴爪抓满了吃食,朝林宝吱吱叫了几声,以示回应。

江鱼一乐,小白也醒了,看他的身形并没有变化,只是毛色更亮,在这夜色中,十分眨眼,看来那灵丹真给了它不少好处。

星月洞一行的余波,在岁月的流逝中,渐渐趋于平静,转眼已过去两月有余。

这期间,江鱼每天并不放松修行,不仅把豆子带给他的灵力境界稳固住,还发现,有了豆子这个阵灵的帮助,现在他施展灵阵速度提升了不少,再也不用像之前那般准备许久。

林宝内心里一直把江鱼当小弟,当发现小弟的实力已经隐隐压过自己一头后,表现出少有的求生欲,天天埋头苦修,再不像之前那样游手好闲,惹是生非。

倒是小白,几次去找他玩,都吃了个闭门羹,生性活泼的它,盯上了药蟾,一猴一蟾没多长时间,就成了要好的朋友,每天在棋石峰后山兴风作浪,甚至还会去其他山峰作恶,不过有江鱼的约束,倒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加上药蟾时不时帮助凌云宗某些弟子解决了成年老伤,竟成了凌云宗的明星,众人对他们的胡作非为,就睁一只闭一只眼了。

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,明日就是灵力灌体的日子了!

平时遭到禁封的灵力峡谷,迎来了无数弟子的光顾,他们虽然没有资格深入峡谷之中,但是在峡谷上方,也能吸到一些散发的灵力,对修为大有裨益,所以距离灵力峡谷开启还有一日,这里已经被众多的弟子占满了。

最新小说: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的幻灵过于可爱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万界竞技,开局我选张三丰 神交系武道 拔剑就是真理 异常生物进化论 极夜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