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 困守孤城图自救

第三千零九十一章 困守孤城图自救(1 / 1)

江陵,刺史府。

王镇之的面如土色,跪在殿中,而檀道济和到彦之则一左一右跪在他的身边,三人都免了冠,一副败军之将的模样,而自坐在大案之后的刘道规以下,两排的文武,个个面色凝重。

刘道规合上了面前的一份塘报,叹了口气:“此役,我军损失三千四百二十七人,自副将王国儿以下,十余员将校战死,王司马,你部下的兵马,除了到彦之的三百北府兵外,几乎是全军覆没,对于此败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王镇之的眼中泪光闪闪,咬着牙,说道:“我确实非将帅之才,此役,我因为悲愤而失去理智,孤军深入,在战场上没有约束部下的能力,导致混乱,军溃之时,若不是到军主率军力战,护我突围,只怕,连面见刺史的机会也没有了。作为败军之将,此役我负全责,还请对我军法从事,以告慰战死将士的在天之灵。”

到彦之面色凝重,沉声道:“王司马的进军,是听了我的建言,我们四处侦察不力,没有探到敌军隐藏的大队骑兵,而让训练和纪律不足的荆州将士打头阵,也是有欠考虑,彦之不才,愿与王司马一起领罪。”

檀道济叹了口气:“刘刺史,此役我们对于敌军的情报掌握严重出了问题,尤其是对于苟林部下的骑兵战斗力,大大地估计不足,原以为他们只是些纪律散漫,战力一般的部落骑兵,但现在看来,这两万胡骑来去如风,杀人如割茅草,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劲敌,就算此役大军尽出,面对这股胡骑,也难言必胜,王司马虽败,但也探出了这个重要敌情,还请从轻发落。”

两侧的将校们齐齐地行礼道:“还请从轻发落王司马。”

刘道规的神色凝重:“对敌情的判断有误,是我这个刺史的责任,各位在前面都尽力了,只是敌军凶悍,又非常狡猾,还会利用将士的心理设下陷阱,以后再次碰到他们,需要格外地警惕,再也不能犯这次的错误了。眼下我军连战连败,士气不振,若是再斩杀大将,更会让士卒离心,我会上表请罪,自去刺史之职,只是现在跟朝廷的联系中断,暂时仍然代管这荆州刺史之印,希望各位能与我同心同德,共保荆州不失。”

所有文武再次行礼:“我等愿尽心竭力,辅佐刘刺史。”

刘道规看向了王镇之:“王镇之,你身为主帅,此番丧师之罪,足以斩首未众,念你以往的功劳,此战也是出于救出荆州百姓的考虑才会中贼奸计,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从现在开始,剥夺你所有的文武军职,以白身从军效命。荆州司马一职,暂时由武陵内史檀祗代理……”

王镇之连忙磕头道:“谢刺史不杀之恩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从袖中拿出了一方荆州司马之印,檀祗神色严肃地上前接过,王镇之在交印之时,紧紧地握住了檀祗的手,正色道:“檀司马,请你千万要以我为戒,不要意气用事,这荆州的大局,就要靠你了啊。”

檀祗的神色无比严肃,郑重地捧印道:“檀某就算舍了这条命,也一定要守住这荆州,为死难的将士们复仇。王镇之,你且好好休息,立功赎罪。”

刘道规点了点头,挥挥手:“各位,请先回到大家的职位之上,作好准备,我们接下来还要进行内部的军议。”

普通的文武将吏们纷纷退下,大殿内只剩下了北府军一系的四员将校,和上次一样,刘道规长叹一声:“没想到,这回输得如此之惨,连江陵城的守卫兵马,都全部损失了。”

檀道济点了点头:“确实情况极为严峻,不过,敌军在胜利之后,没有趁机进逼或者是追杀,而是整队乘船而去,只是把我军战死的尸体堆积到一起,形似京观,以威慑我们,包括那几百名女子,也是给贼人们堆到了最上面,死状极为可怕,将士们见到,都心生惧意。”

刘道规咬了咬牙:“这些是以前妖贼们战胜之后的常用之法,以炫耀武功,震慑我军,只是这些羌贼们也同样如此,看来,他们也是跟这妖贼用了同样的手法,背后必然有人指导。”

檀祗正色道:“这次,连叛徒朱超石所部的几千人,也给他们一起杀了,这些贼人用兵可真狠,那些新降的州郡兵,在他们眼里就跟犬羊一样,说杀就杀,而扔在地上的钱物,也是没去收拾就离开了,原来我们以为这些羌贼是图财好色,现在看来,他们做的所有事,都是为了打赢大战,而妖贼们真正的目标,是东进,是攻击建康!现在看来,妖贼有如此强大的骑兵,只怕刘希乐要与之对抗,也是胜负难料啊。”

刘道规看着到彦之:“现在还有办法传信通知刘希乐,告知这里的战况吗?”

到彦之摇了摇头:“之前的十余波信使,没有一个能回来,哪怕是飞鹰传书,也全给拦截了,现在我们的消息传不过去,豫州的情况也传不过来,大家只能各自为战了!”

刘道规咬了咬牙:“那鲁宗之那里呢,他有回复吗?”

檀祗微微一笑:“鲁宗之倒是派人越过了桓谦的地盘,传信我们,说是大军已经在动员和集结,一个月内,就会亲率雍州精锐,前来与我们会合。”

檀道济的眉头深锁:“他手下一直有上万的机动军才,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不动,是敌是友,还很难说,现在我军新败,江陵城中人心惶惶,他这个时候带兵前来,是助我们,还是要趁机攻击我们,都很难说啊。”

刘道规的眼中光芒闪闪,沉声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已经是孤城一座,陷入绝境,不要指望有任何外力相援,能救我们的,只有我们自己,妖贼的东进军团,我们暂时无力追击,当务之急,是先要解决桓谦这个贼子,打通与雍州的联系,桓谦若败,鲁宗之才有更大可能站在我们这一边,还请各位齐心协力,共渡难关!”

最新小说: 寒门祸害(大国相) 骗了康熙 大明皇长孙 三国: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李治你别怂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大明第一臣 黜龙 封侯 长安之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