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《友好互助密约》

第二百一十八章 《友好互助密约》(1 / 1)

经过一夜痛苦的挣扎后,塞巴斯蒂安终于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以部分海外殖民地换取大明出兵。

苦苦哀求之后,他的提议终于得到了赵公子首肯。然后马应龙和唐保禄领衔组成一个谈判小组,就具体的交换条件,与塞巴斯蒂安展开谈判。

谈判十分艰苦,主要是双方的要价相差太大。

起先,塞巴斯蒂安只是想将马六甲以东的殖民地转让给江南集团,甚至还想保留马六甲这个重要的前进基地。

在小塞看来,将望加锡、香料群岛和小巽他群岛割给江南集团,已经是足够高昂的代价了。

欧洲人疯狂的迷恋肉桂、丁香、豆蔻、胡椒这些香料,它们非但能防腐提味,而且据说还可以防治疾病,比如黑胡椒就被用来治疗黑死病。大航海时代的原动力之一,就是对香料的无限渴望。

虽然香料在大明也挺值钱,然而在这个年代的欧洲,香料却是贵重的奢侈品,可以作为货币使用。因为欧洲无法种植香料,只能从印度和远东获取。

在1580年代,仅凭葡萄牙人可怜的运力,根本满足不了欧洲对香料需求的百分之一。

物以稀为贵。商人们用胡椒购买土地和奴隶,贵族则将其当作嫁妆。在香料最为匮乏的时期,其价值堪与黄金比贵重。

西班牙的歌谣中甚至这样唱道:‘关起窗来别让风吹走,富商们拿着镊子数胡椒,一粒一粒又一粒……’

因为香料贵重畅销,葡萄牙人又直接控制产地,所以一直是其海外贸易中获利最大的部分。

而每年运往欧洲的香料,大半产自这三处。塞巴斯蒂安等于是将海外贸易中,获利最丰厚的香料生意,拱手让给了赵公子。在他看来,自己绝对称得上慷慨了。

谁知马应龙和唐保禄对此嗤之以鼻,后者正告塞巴斯蒂安,马六甲及整个南洋不作为谈判的条件。因为这里自古以来都是大明的藩属,天朝绝不接受自己的地盘成为谈判的筹码!

几十年前皇帝颁布的圣旨依然有效,葡萄牙人必须无条件退出马六甲!江南集团一定要将南洋完整的收回来!

马应龙则透露,海警舰队已经制定了围困马六甲的计划。在柔佛苏丹国的配合下,他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快速拿下马六甲!

“所以,南洋,不在谈判之中!”一文一武,哼哈二将斩钉截铁道。

然而谈判小组提出的条件,却又是葡萄牙人万难接受的他们竟然索要葡萄牙所有海外殖民地!

虽然说法比较委婉,但意思却是没差的。

“你们这是趁火打劫!太贪婪太无耻了!”塞巴斯蒂安气得拍案而起道:“若坚持这样异想天开,我拒绝和你们再谈!”

面对塞巴斯蒂安的愤怒,哼哈二将依然不为所动,马应龙也站起来,俯身紧盯着小塞那透着怒火的蓝色眼珠道:

“陛下可能还不知道吧。根据今早收到的最新消息,因为你方贵族和部队不断向西班牙国王投降,所以阿尔瓦公爵的大军,于西元1580年8月25日轻松击溃了那位私生子组织的最后防线。”

顿一下,他接着对目光迅速转为惊恐的塞巴斯蒂安道:“当晚,里斯本主动向西班牙军队开城投降。所以我方判定,你方已经亡国。”

“什么,这么快?”塞巴斯蒂安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,一旁的平托赶紧扶住他。

“很显然,你低估了自己的对手,自然也高估了自己。”马应龙睥睨着可怜的塞巴斯蒂安,继续无情的打击他道:

“所以我方必须要提醒陛下,现在我们讨论的海外殖民地,已经全都属于西班牙了。而不是属于你方的。”

这时唐保禄接过话头道:“不错,听说马六甲城已经挂起了红叉叉旗。”

“所以陛下,你并非葡萄牙现任国王,而是一无所有的前国王。对,跟摩洛哥的废王阿布一样一样的,没有任何区别。”唐保禄走到塞巴斯蒂安跟前,双手撑在桌上,俯瞰着他道:

“现在是你向我方求助,去夺取一个已经不属于你的国家。当然那些海外殖民地也一样不属于你,这下还觉得那么心疼吗?”

塞巴斯蒂安两眼发直,默不作声。这样想来,还真有点麻木了……

“而且,你们一个人口不到二百万的小国,本土有强邻在侧,自保尚且吃力,根本就不该对海外有非分之想!你国现在的危局,完全是这一错误国策造成的!”

“所以你在复国和保留殖民地之间,本来就只能选一样不把殖民地的力量集中起来,你回葡萄牙就是送死。但这样一来,殖民地势必兵力空虚,就算我方不出手,也会被奥斯曼帝国趁机吃下。”唐保禄换个缓和的语气,循循善诱道。

“其实我方完全可以凭实力自取那些海外殖民地!而且付出的代价,绝对比帮你方,到几万里外与西班牙人作战小得多!所以对我方来说,帮你们远不如趁火打劫来的划算。只是我们跟西班牙人有仇,才让你们捡了这个便宜。”

马应龙又接着冷声道:“如果你方得了便宜还要卖乖,就是对我方的羞辱。不用你们提,我方将主动退出谈判!”

“这本来就是我们跟西班牙人的战争,这世上已经没有葡萄牙了。”唐保禄叹口气道:“陛下要是想不通,就看着我们一路向西打到西班牙去。不过我劝你还是放聪明点,因为即将被我们消灭的,是本该跟你回去复国的葡萄牙人。”

“你已经给自己的国家带来巨大的牺牲了,真的还要将宝贵的人口,葬送在自己的意气之争中吗?”说着他收起自己的文件夹,结束了今日的会谈道:“今天就先谈到这儿,陛下好好考虑考虑吧。”

说罢,他便跟马应龙带着谈判组成员呼呼啦啦离去了。

偌大的会议室中,只剩下塞巴斯蒂安和平托两个。

两人相视凄凉,小塞感觉自己可怜弱小又无助。

“平托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陛下,其实我们没得选了……”平托苦涩道:“那天阅兵你也看到了,如果明国人下决心夺取我们的殖民地,他们是可以做到的。事实上,殖民地是依托舰队存在的,他们只要寻机消灭我们的舰队。甚至不需要消灭,只需要夺取制海权,封锁我们的海上交通线,殖民地就会陆续崩溃的。”

“那他们干嘛还要装模作样跟我谈?”塞巴斯蒂安没好气道。

“一来,可以避免无谓的牺牲。我们虽然人少,但各处要塞堡垒经营日久,他们非得付出高昂的代价,才能一个个啃下来。而且时间上也耽误不起,西班牙随时可能会派大军接收我们的殖民地。到时候一旦被西班牙抢先占据了战略要点,比如好望角甚至锡兰,他们就没机会吞下我们的殖民地了。”平托分析道:

“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西班牙才是赵公子眼中的大敌,所以他才不愿意在我们身上消耗力量,而希望和我们一起对付西班牙人。”

“哪有对盟友下手这么狠的?”塞巴斯蒂安无比憋气道:“我看他们是想把我们一起吃掉!”

“那不会,欧洲对他们来说太远了。”平托摇头道:“而且他们说的也有道理,我们可能真的需要先从殖民地腾出手来,集中力量保卫自己的国家了。”

“……”塞巴斯蒂安又是一阵沉默,直到黑暗将他彻底笼罩,才幽幽问道:“里斯本真的被西班牙人占领了吗?”

“这种事不会有假的。”平托轻声道。

“那么我那位表叔,一定会把首都从马德里,迁到里斯本的。”塞巴斯蒂安双手捂住脸,似是在抽泣道:“他会住进我的王宫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平托不知该如何作答了。

在痛苦的挣扎了三天后,塞巴斯蒂安让平托通知对方,谈判继续。

他原则上同意对方的条件,但还是竭尽全力想争取一些有利的条款,既为了国家的未来,也为了他自己的体面。

又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讨价还价后,双方最后达成了一份《友好互助密约》,主要内容如下:

其一、自协约订立之日起,葡萄牙将其管理下的亚洲地方之权,并该地方所有城堡、码头、船坞及一切属公物件,永远让与江南集团。以换取集团派出两万精锐陆海军,作为志愿兵加入复国军。

其二,待复国军成功拿下里斯本,葡萄牙在非洲的地方之权,并该地方所有城堡、码头、船坞及一切属公物件,永远转让与江南集团。但葡萄牙人在非洲享有无歧视航行权、贸易权和定居权。

其三,若集团能为葡萄牙夺取圭亚那。则葡萄牙在巴西的地方之权,并该地方所有城堡、码头、船坞及一切属公物件,永远转让与江南集团。但葡萄牙人在巴西享有无歧视航行权、贸易权和定居权。

其四,亚速尔群岛、佛得角群岛、休达、丹吉尔依然属于葡萄牙,但集团在葡萄牙全境,都享有无歧视航行权、贸易权和定居权。

其五,双方订立永久攻守同盟,任何对葡萄牙的攻击都视为对江南集团的攻击,集团当采取一切其认为必要的方式,包括使用武装部队,立即给予援助。反之亦然。

最新小说: 封侯 长安之上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秦草 我在亮剑当战狼 活埋大清朝 将军好凶猛 晋砺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