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大明镇海王 > 第1386章,新旧之间的冲突

第1386章,新旧之间的冲突(1 / 1)

“你们你们这些数典忘祖的东西,孔孟之道不学,偏偏去学一些奇巧yin技,所以才有了你们这些不知羞耻之人。”

听到机械学院学生的回怼,众多的儒生一个个气的半死。

他们是清高的读书人,很多都已经有功名在身,一直以来都自视甚高,清贵的读书人,岂能被人这样给污辱了?

顿时就觉得受到破莫大的污辱,气愤的不行,群情激愤,一个个都试图冲进机械学院,甚至于还有人撸起了自己的长袖,准备和这些机械学院的学生好好干一架。

“我们不知羞耻?”

“我看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羞耻,不好好读书,跑到我们学校来闹事,我们是招你、惹你了还是吃你家大米了?”

“口口声声读书人,口口声声孔孟之道,却是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,枉你们还有脸替先贤。”

“就是,他们就是一群什么都不懂,又什么都不会的垃圾罢了,除了会之乎者也,也没什么用。”

机械学院的学生们也是不客气的怼回去,随着聚集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,机械学院的这些学生一个个都撸起了袖子,准备好好的教训下这些隔三差五过来闹事的儒生。

“大家听我说,大家听我说”

任思恒眼见事态越来越严重,这要是打架斗殴起来,到时候搞不起就要死人的,一旦出了这事情,事情就闹大了。

于是赶紧急匆匆的来到校门口这里,大声的喊了出来。

“院长,这些儒生欺人太甚,天天来我们学校闹事,我们不想理会他们,可是他们却不依不挠,还扬言要关闭我们学校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校长,这些儒生实在是太可恶了。”

“我们只是静静的学习,静静的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,可是他们却总是对我们指手画脚,说三道四的,自诩为道德制高点,却是什么都不会。”

众多的学生见任思恒出来,也是赶紧向任思恒叽叽喳喳的说起来。

“大家听我说,大家听我说”

“我们都是读书人,读书人就该有读书人的样子,纵然是有些思想观念不同,也应该是就事论事,互相多讨论、交流,而不是互相攻讦,更不是如同莽夫一般,撸起袖子来干架。”

任思恒苦口婆心,劝说自己的学生,然后又对着前来的儒生说道:“你们都是读书人,理应专心学问,准备明年的科举考试,到时候考个功名,成为朝廷官员,为君王分忧,为大明江山设计造福。”

“而不是在学校门口这里大放厥词,惹是生非,这不是读书人所谓,也不符合孔孟之道。”

任思恒用心良苦,希望这些儒生能够回去,不要再闹事。

然而这些儒生却是不懂任思恒的苦心。

“谁跟你们是读书人?”

“你们这些人也好意思自称读书人?”

“你们不过是能够识几个字的泥腿子罢了,你们懂孔孟之道吗?”

“你们知道忠孝廉耻吗?”

“你们知道什么是正道,什么是旁门左道吗?”

儒生们用不削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些机械学院的学生,对于任思恒这个校长也是完全不放在眼中。

读传统私塾的这些儒生,一个个家境优越,都是有钱人的子弟,而读新学的,基本上都是穷人、普通人家的孩子。

因为读新学是无法参加科举考试的,故而有钱人自然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读新学的,没办法考科举,就没有办法获得功名,没有办法做官,这个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。

也只有没钱的普通家庭才会将孩子送去读新学,虽然不能做官,但是可以免费读书,出来也能够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。

“你们读了几本四书五经就觉得高人一等了?”

“你们有什么用?”

“除了会喊喊子曰什么的,真没觉得你们能够做出什么实际有用的东西出来?”

“天天来闹事,吃饱了撑着。”

机械学院的学生们气愤的回怼回去。

任思恒见这些儒生们根本不理会自己,也是非常的无奈。

思想观念上的巨大不同,形成了眼前新学和旧学之间的鲜明对立。

“我们和你们这些泥腿子们当然不同,我们学的孔孟之道,学的是上忠帝王,下治黎民之道,而你们学的是下三滥的旁门左道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旁门左道,下三滥的东西。”

“尽是奇巧yin技,毁我大明礼教,乱我大明江山社稷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旁的刘晋一直冷眼旁观,眉头紧皱。

原本刘晋觉得,只要新学不和这些旧学的儒生们抢夺功名,这些传统的儒生就应该不会来强烈的反对新学。

然而现在看来,自己是真的错了。

新学与旧学之间,存在着思想和观念上的根本对峙。

传统的儒学,主张只读儒家经典,学四书五经,从中寻找治国之道,寻找处理社会方方面面的依据,忠孝治国,君王垂拱而治等等也都是他们提出来的,并且深以为信的东西。

在这些传统儒生的眼中,新学不教孔孟之道,不学四书五经那就离经叛道,是下三滥的东西,教的是儒生们鄙视的奇巧yin艺,还要钻研这个东西,和他们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
尽管新学的这些学生不和他们去抢夺科举功名,可是随着时间的退役,新学的学生开始在各个领域大放异彩。

新学所带来的诸多新鲜事物也是让传统的儒家腐儒们惴惴不安。

再加上两者思想观念之间的巨大的分歧与差别,也就导致了现在大明传统旧学与新学之间的矛盾,并且这种矛盾越来越深,越来越尖锐。

儒生们觉得新学在不断扩大,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新学,并且新学的规模,学校的数量,学生的数量都在大肆的增长。

反观旧学,无论是新增的学校,还是学校,都远远无法和新学相比,这让他们觉得非常不安。

在以前,识文断字的都是他们旧学出来的人,都是孔孟的学生,可是现在,越来越多的新学人走出学校,他们同样识文断字,但却不是孔孟的学生,不尊孔孟之道,也不学四书五经什么的。

而自古以来,谁掌握了知识就掌握了话语权,新学的迅猛发展,让他们感受到了自身的危机。

自然而然的,他们就需要站出来,打击新学,维护传统儒家的地位,维护自己的地位和利益。

尽管现在是没有和他们争夺功名,可是在未来呢?

谁都说不准,毕竟时代是在不断变化的。

对于新学的人来说,他们在迅猛的发展,学校和学生的数量都在大增,同时他们也在不断的取得一个又一个成果。

蒸汽机、火车、蒸汽轮船、收割机、耕地机等等这些实用的,能够大大促进生产力的东西就不说了。

在其它方面,新学在医学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天文等等诸多领域都在迅猛发展,对于整个世界的认识也是越来越深,他们逐渐掌握更加强大的力量。

也是让他们开始深信新学才是正道,因为他们不断的研究,不断的转眼,研究事物背后所蕴含的真理,加以运用,造福人类,提高生产力,让交通变的更加的便捷、舒适,让生产变的更加快速、高效又省力。

可是,他们却并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,朝堂之上的大臣都是传统的儒家出身的儒生,他们位居庙堂之高,手握大权。

可是偏偏这些儒生们,除了会喊喊口号,写写漂亮的文章之外,并没有真正的大本事,在很多新学人看来,他们的存在,严重阻碍了大明的繁荣富强。

有人主张新学人也应该走向朝堂,参与决策国家大事,不能在局限于从技术、生产的层面来参与大明的建设,而是应该从国家层面,参与大明的建设和发展。

为此在一些新学学校当中,甚至于有新学的学生提出了新的治国国家的模式,这些模式甚至于都已经有了后世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些影子。

新学和旧学之间存在着思想观念上的矛盾和冲突,同时也逐渐的存在对国家大事、朝廷权力上的利益冲突。

这也是现在新学和旧学之间矛盾越来越深的重要原因。

“难道要和历史上欧洲一样,出现一次次的运动才能够彻底的解决?”

刘晋心里面忍不住叹口气。

冥冥之中似乎好像看到了未来将要在大明发生的重大事情。

其实刘晋心里面都已经预感到了,新学与旧学之间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冲突,而这种冲突最终又极有可能会衍变成革命、各种运动等等,最终将会是一方的全面胜利而告终。

可是刘晋并不想现在就看到这种冲突,大明需要时间,需要时间来发展,以确定自己对全球的统治。

如果现在出现重重混乱,对大明来说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事,特别是庞大的大明帝国,疆土太大,极有可能会因此四分五裂,这是刘晋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最新小说: 封侯 长安之上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秦草 我在亮剑当战狼 活埋大清朝 将军好凶猛 晋砺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