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都市言情 > 秦时罗网人 > 第三十六章 再见东君

第三十六章 再见东君(1 / 1)

招贤宫。

洛言并未直接离开咸阳宫,而是轻巧熟路的来到了诸子百家所在的宫殿。

来此处的原因自然是为了看媳妇……不对,是来拜访阴阳家的各位高人,py一波关系,人与人之间想要加深关系,除了日久生情之外,便只剩下交际这一条路。

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,三回四回是朋友,五回六回牵牵手,七回八回搂一搂,至于九回十回,那自然是床上走一走。

这话虽然有些骚,但也说明了一点,那就是人与人的关系是相处出来的。

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勾搭成功的。

前两次的见面,洛言坚信自己表现的还不错,至少在东君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这接下来相处就得看洛言的能力了。

一个好的开始胜过无数话语。

“手镯不多了呀”

洛言摸了摸怀中最后一枚手镯,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声。

这批手镯都是在韩国新郑逛街的时候,在小摊位上买的,当时用的还是惊鲵的钱,本打算买回去给惊鲵当礼物,奈何惊鲵不要,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,说实话,这件事情惊鲵也得负一定的责任。

若是当初惊鲵收下了,洛言就不会一直玩同样的套路了。

奈何这个套路太好用,好用到洛言都有些拒绝不了了。

同一个套路用了好几次,洛言发现自己的话越说越完善了,当真是……熟能生巧。

“……真是枯燥的人生。”

洛言心中忍不住感慨了一声,微微扬了扬下巴,透着几分看破红尘的意味。

显然色即是空的意境尚未消失。

大脑处于绝对冷静的状态。

“太傅,请!”

并未让洛言等待太久,阴阳家的侍女便是走了出来,垂首行礼,恭敬的邀请道。

“麻烦了”

洛言回以一笑,昂首挺胸的走入了阴阳家所在的宫殿。

与此同时。

不远处,一道熟悉的人影也是微微失神的看着洛言走入了阴阳家所在的宫殿。

若是洛言刚才没有走神的话,估计能感知到这道身影的存在,因为这道身影赫然是他的老熟人,前段时间在韩国与他辩合的名家传人公孙玲珑,同时与公孙玲珑站在一起的还有一名模样不错的公子哥。

对方自然是迷恋公孙玲珑,迷恋到家都不要的月光公子,赵审。

此刻赵审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洛言消失的方位,拳头微微紧握,看着身旁失神的公孙玲珑,心中有一种被抢走真爱的感觉,他没想到在秦国竟然还能见到洛言,不但见到了,洛言如今竟然一跃成为了秦国的大良造,当朝太傅。

身份和地位瞬间大变,变得赵审都没资格在他面前蹦跶。

毕竟他的身份虽然不一般,赵国的贵公子,更是被名家点评为月光公子,但除此之外,他没有一点是能拿得出手的,何况是在秦国。

别说找麻烦,就算是和洛言对话都只能将姿态摆的很低。

“走吧”

公孙玲珑那一抹红唇轻启,声音淡淡的响起,透着倨傲和冷漠,似乎不愿去和洛言多接触。

赵审微微点头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暗暗的握了握拳头

洛言自然不知道自己差点又偶遇了名家那朵奇葩,此刻他已经被侍女带到了宫殿之中。

很快便是看到了阴阳家的两位身份地位极高的大美妞,东君与月神。

一个端庄华贵,气质高雅,一个冷艳神秘,似月宫中的仙子一般,透着一股迷雾。

气质方面,两女平分秋色。

非要论个高低,洛言自然是站在东君这边,谁让他和东君比较熟,未来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家人,不站在自家人这边,莫非还要站在外人那边?

别说现在和月神还不熟。

就算未来熟悉了,洛言依旧会站在东君这边,谁让他对绯烟的好感值极高呢

“见过太傅”

东君和月神齐齐对着洛言行礼,声音轻柔婉转,空灵动听。

阴阳家的东皇大人果然会培养,这气质,这声音,啊……

洛言看着眼前的两女,心中忍不住给阴阳家的那位东皇太一点个赞,一想到阴阳家还有大少司命,那种佩服之感不由得更加加深了几分。

“两位无须多礼”

洛言伸手虚扶了一下,轻声的说道,同时目光大胆且直接的盯着绯烟看个没完没了

就差摆明了说:老子是来看你的。

绯烟自然也察觉到了洛言目光之中透露的意思,说实话,面对洛言,她是浑身不自在,脑海之中全是前两次与洛言见面的事情,那些话和行为,犹如一幅幅画卷在脑海之中展开,搅的她心烦意乱。

不由得目光冷了几分,蹲着东君大人的架子,不让别人看出她的心思和想法。

相比起绯烟现在的心情复杂。

月神的心情也有些复杂,当然,这份复杂不是对洛言的,她对洛言虽然有些兴趣,但这份兴趣还不足以演变成感觉,当世能搅动她心神的唯有身侧的师姐,这位阴阳家的奇女子,东君。

月神喜欢和绯烟比较,从小便是如此。

奈何对方无论什么都压她一头,无论是天赋还是修行阴阳术,地位都比她高一点,无论在哪里,都能成为骄阳。

对比之下,她这个月神似乎就真的成了陪衬。

如同太阳和月亮的关系。

两女的感觉确实没错。

洛言的目光一直盯着绯烟看,但身为一个成熟的男人,眼中又岂能只包容一人,看似满眼都只有绯烟一个人,可是余光却是憋不住的向着月神身上瞥,不得不说,月神那种欲遮还羞的神秘气质,对于男人还是很有诱惑力的。

尤其是那一身端庄且遮掩效果极好的淡蓝色的长裙,高雅清丽,犹如月宫仙子一般,不惹尘埃。

好奇心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。

洛言自然也有,他很好奇月神究竟是个怎么样人,比如性格等等

原著里,这位阴阳家的月神阁下,性格可是极为难以捉摸,根本看不出多少东西,和阴阳家的东皇太一属于一个类型的。

“东君阁下,不知现在是否有空,在下有些事情想与东君阁下聊聊,事关秦国和阴阳家。”

洛言神色正经,没有上一次的轻浮直接,虽然眼神依旧大胆直接,但话语却是委婉了几分,一副我是为了国事来此的模样。

不过如此说也没毛病。

为了秦国的未来,拿下阴阳家这群搞事的女人,问题不大。

论起此事,洛言心中就不经感慨一声:吾辈读书人……

“??”

东君那双交叠在小腹的素手忍不住用力了几分,美目复杂的看着洛言,说实话,对于洛言这样拙劣的借口,她并不怎么信,尤其是洛言这目光实在太赤裸裸了一些,加上昨天发生的事情,她如何能信。

若是洛言再来一次示爱,她该怎么办?

“东君阁下无需担心,在下爱慕东君阁下,却绝不会借着身份的便利来骚扰,这点底线,在下还是有的。”

洛言神色收敛了几分,语气温和,给人一种如浴春风之感。

“我在殿外等你。”

洛言对着月神微微点头,随后看着东君,轻声说了一句,便是转身向着点外走去。

尺寸拿捏的恰到好处,根本不给东君拒绝的机会。

绯烟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跟着洛言走了出去,她有预感,自己要是不出去,洛言绝对会纠缠到底。

殿内的月神看到这一幕,目光幽幽,不发一语。

成为陪衬的感觉并不太好受。

可这样的事情,已经发生了许多年。

这不会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无论在阴阳家还是秦国,她的这位世界总是犹如骄阳一般,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忽略了她的存在……

午后的阳光明媚,蔚蓝色的天空犹如明镜,倒映在平静的湖面上,朵朵白云悠悠的飘着,怡然自得,令人羡慕。

咸阳宫身为大秦的王宫,花园自然不在少数。

景色更是美轮美奂。

正直深秋时分,花草树木正处于生命最璀璨的季节,绽放着自己的美丽。

对于洛言而言,这里也算是一处不错的男女约会地点,更是那啥的好地方,当然,这个时代的人应该干不出这种事情,也放不开。

绯烟穿着一如既往的宫装长裙,香肩外露,精致的锁骨完美无瑕,阳光下几分犹如羊脂玉一般,细腻温润,双手轻轻交叠在腹部,小步的跟在洛言的身后,微微颔首,美目之中带这些许复杂,似乎有着什么小心思,不时瞥一眼前方的洛言。

很快绯烟便是撇开了注视着洛言背影的目光。

因为前方带路的洛言停下了脚步,同时转过了身来。

还不待绯烟有所反应,洛言便是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毛绒大氅,随后披在了对方的身上,同时轻声的说道:

“我知道你修炼阴阳家的术法,不惧寒冷,可我还是觉得你出门最好多穿点衣服。”

绯烟原本想要反抗的,可听到洛言的话,一时间有些失神,竟然就任由洛言给自己披上了,美眸微动,浓密的眼睫毛修长且翘,一双美眸复杂的看着洛言,看着近在咫尺的洛言,目光不由得瞥向了他处,轻声的说道:“你无需如此”

被人如此关心,还是头一次。

身为阴阳家的东君阁下,一身阴阳术早就出神入化,整个阴阳家除了东皇太一之外,再无人能与她匹敌。

所有人面对她,敬畏大过一切。

又怎会有所谓的关心。

女人说无需那就是需要,只要不挣扎,那就是机会。

洛言心里感慨了一声,对于女人的话,向来只能听一般,全信就完蛋了,没理会对方的话,很霸道将毛绒大氅披在了绯烟的肩膀上,随后打结,目不斜视,温柔的说道:“以后多穿点,快入冬了。”

打好结,洛言很有分寸的收手,全程没有触碰到绯烟的身体,目光看着绯烟的眼睛,继续说道:

“认识这么久,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姓名,莫非你们阴阳家都是以称谓为名?”

洛言虽然知道东君的姓名称谓,但有些事情让绯烟自己说出来,更有感觉,询问女子姓名,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而言,本身就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。

绯烟微微一愣,眉头轻蹙,沉默了一会,才轻声的说道:“你可以称呼我焱妃。”

焱妃?不是绯烟吗?

莫非对方心中没有我?

洛言心中嘀咕了起来,没有在这件事情过多纠缠,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,轻声的说道:“焱妃,好名字,和你很配,高贵不可方物,真希望我两鬓发白的时候,你依旧在我身边,我还能如此叫你。”

东君焱妃的眉头轻锁,没有回答洛言这个问题,端着东君的架子,目光保持着平淡,淡漠的说道:“太傅寻我莫非就是为了说这些?!”

面对洛言,焱妃发现自己保持冷漠更容易对待,尽管心绪有些乱。

“自然不是,不过有些话在见到你之后,还是忍不住想说。”

洛言目光温柔的看着焱妃,轻声的说道:“就比如我的前半生很苦,可遇见你之后,我发现人生也可以很甜”

焱妃闻言,心绪不受控制的颤了颤。

面对这些话,哪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顶得住?

焱妃看似很成熟,但在感情方面依旧是白纸一张,面对洛言这种狗东西,除了武力值碾压之外,其他没一个是对手的。

让焱妃去杀人,焱妃估计情绪不会有任何波澜,可让她和洛言玩感情游戏……

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

焱妃撇开了洛言的目光,看向了远处的湖面,故作冷漠的说道。

“自然,来此本就是为了说正事,虽然对我而言,你才是正事,胜过一切”

洛言小嘴抹了蜜,张口便是撩人的情话,不过他也知道焱妃脸皮薄,没有继续撩拨,适可而止的转移话题:“我调查了一下,阴阳家入秦也有一段时日了,既然阴阳家能派遣东君和月神两位入秦,显然很看好秦国。

不知阴阳家可愿站在王上这边?”

洛言态度正经了几分,看着焱妃,露出了这一次来的真实目的。

撩妹是顺带,拉拢阴阳家才是真。

ps:还有一更,估计得迟点了,别催,爆更也是需要时间码字的

最新小说: 这个医生很危险 重生之似水流年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夜的命名术 人在排位,透视宝箱 我的回塑人生 深空彼岸 电影的时代 我和学神同桌有个约定 起航19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