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搞钱(上)

第三百七十八章 搞钱(上)(1 / 1)

过年的时候,最快乐的无疑是小孩子。

他们不怎么懂事,就算是再穷的家庭,到了过年都要想法设法的弄点好吃的,所以这在小孩子们来说,就是最好的时光。

但对于大人们来说,却是最为艰困的。

本来到了过年的时候,各种逼帐就会蜂拥而至,许多人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,变卖家产,甚至是卖儿卖女,来填补这些债务。

古时候称呼过年为“年关”,意思就是过年像是过一道关卡一样。

如果这个年关的范围扩大一点的话,可以把朝廷看成父母,把整个天下看成是孩子。

没有一个政府是不缺钱的。

再多的钱,只要你敢分配下去,下面的人就敢用完。

稍微有点例外的是八十年代末东瀛泡沫经济最严重的时候,中枢政府的钱实在是太多了,就每一个市级行政单位发了两亿日元现金。

有些地方实在是没有用钱的地方,便把两亿给用防弹玻璃给罩住,让民众们参观。

当然了,这种情况在泡沫经济崩坏之后,就再也不见了,东瀛的地方政府穷得跟狗一样,是泡屎都想舔两下。

大康以前还不错,至少每年能有一些结余,特别是漕粮和民间的粮食更加充足。

否则这几年连续的超级大灾,大康也支撑不下来了。

但今年再遇到这么大规模的外地入侵,整个甘肃已经打烂了,整个辽西走廊也差不多打烂了,浙江南部和福建北部也被打烂了,半个江苏也被打烂了……这么一轮下来,大康就算稍微还有一点点余粮余钱,也都用得干干净净。

皇帝都开始欠朝廷官吏的俸禄了,连皇太后春节奖赏都没钱了,你就可想而知有多么严重!

这么一趟算下来,前几年遭灾的没有遇到战乱,今年战乱的没有遇到前几年的灾难,但无一例外的基本上都轮了一遍。

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但不管怎么说,生活还得继续,大康还得继续的维持下去。

所以就必须要搞钱。

大康朝廷的入账一般是两项:赋税税收和粮食税收。

粮食税收一年是两次,夏赋和秋赋,一共八千万石大米和小麦。

商税一年就有九千六百万两白银,非常的恐怖,也是大康财政的主要来源。

粮食价值并不高,但它却是让人心安稳的最主要因素。

你说你有多少金钱,老百姓可能不知道。

但你要说你有多少粮食,老百姓心头便会安稳。

今年大康的粮食消耗非常严重,但却又不是那么后果严重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大部分被围攻、攻击的城池里面,储存的都是前几年的粮食。

前些年的时候,哪怕是水灾、旱灾再怎么严重,朝廷都没有从这些城池抽调粮食。

现在好了。

几大势力一攻击,一围城,里面的粮食就发挥了重大的作用。

一个普通男子一天可能吃一斤粮食就够了,但如果是作战守城这个事情,那一天吃四五斤粮食都不够。

没有充足的粮食,就没有充足的力气,更没有充足的胆识。

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没有抽调这些防御大城粮食的重要原因!

今年就是得到回报的时候。

无论是天水,还是嘉峪关,还是银川,还是锦州,还是大同,还是宁远,都因为兵精粮足,很好的支撑起了今年的艰苦战争。

然后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前几年屡次受到灾害的两湖、四川、江西、安徽、山东这些产粮大省,今年因为没有兵灾,天气降雨条件又很好,所以都获得了这些年难得的大丰收。

他们的大丰收,便反过来回馈了前几年一直支援他们的江南等身份。

这就是真正的因果轮回,善有善报啊!

粮食是足够了。

可是打仗并不仅仅是靠粮食就够了。

战士们还得有军饷,然后才能买东西,还得修建房子,还得买土地,还得买衣服……等等,这些都要花钱。

更重要的是,今年大康一共战死了超过五十万的将士,另外遭受外地入侵毒害的超过七百万人。

给士兵们的抚恤补偿,给老百姓们的安置等等,哪一样不是花钱的?

另外大康各地被损坏、占领、焚烧的城池数十个,如果想要修复,更要花费天量的金钱。

相比起这些大头,区区的官吏们欠饷,简直是小菜一碟。

……

理清楚了问题,那么现在就是皇帝和一群朝廷大佬们讨论怎么弄钱的时候了。

今天商讨这些问题的人,无不是朝中大佬。

但在温暖如春的御书房里面,气氛却是有些尴尬。

此时说话的是原副相南宫忌。

之前说了南宫忌把几乎被一锅端的户部理顺了之后,就会致仕回家,甚至是认罪受罚的。

可时间都过了一年多,南宫忌还在户部的位置上,不是户部尚书却干着户部尚书的活儿。

老头子也真是够厉害的。

虽然已经是六十二岁的人了,但被一撸到底之后,反倒是精神百倍,把户部打理得逐渐进入了正轨,并且在大灾大难和大战之中,一应的做各种钱粮调动,一点问题都没有出。

着实是好好的支援了大康的各个战场。

从这一点来说,南宫忌便已经足以将功抵过。

就连最强硬的葛松道和苗炎,也在文书之中写了“其罪该判死,但而后又有赎罪之大功”,来表达自己的意见。

正因为南宫忌如此的出色,所以在这财政困难的时候,户部更加不能少了他。

于是这个没有一点官位在身的老人,这就已经注定要第三个年头执掌户部大小事务了。

他现在说的是朝廷明年应该的支出:“综上所述,除却正常的开支之外,我们一共需要开支三亿两千七百万两白银。虽然不是一年就需要全部到位,但最迟应该是三年就必须要全部填上,不然天下的安宁就会受到影响。”

“三亿多两……”

丞相曹仪苦笑了起来,“大康有史以来,可从来没有一年之内拥有这么多收入的时候。”

一向刚强的冯玉强也摇起了头:“虽然是三年支出……但仍旧是很难很难啊!从哪里找那么多额外收入来?”

就是啊!

我都觉得我已经够努力,而且够节省的了,这宫里宫殿多少年没有修过了?

可即便是如此,也抠不出这么多钱啊!

景和帝一边点头,一边发愁,可转而便看到了大家齐齐望向他的眼神。

皇帝大惊,“你们看我干什么?我可没有什么办法!不然也不会找你们来商量该怎么赚钱了!”

“陛下……”

马浩秋问道,“臣记得您有两个法宝啊!”

葛松道道:“第一个是发给僧尼道士度牒,每一份一千两银子。”

钟昶接着道:“第二个是宗室的加恩令,凡是有意给庶子加爵位的,皆可捐献以获得爵位提升。”

景和帝头都大了,“我不是把这些钱都拿出来了吗?今年一共好上千万银子啊!”

“不够。”

葛松道淡淡的道:“现在天下遭遇浩劫,青壮损失严重,臣大康副相兼帝京府府尹葛松道,叩请陛下发布圣旨,勒令所有四十岁以下的僧尼道士全部还俗,以充实民间人口,以及繁衍子孙后代!”

饶是这群人进宫之前,已经商量过大概的事宜,但葛松道的这话,还是让一群重臣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这个葛鸿廉真是够狠啊!

本来大家寻思着是以“僧尼道士三十岁以下还俗”为提议,让皇帝去施压寺庵道观,让他们购买更多的度牒。

但如今葛松道一口气把年龄提升了十岁,到四十岁!

真要按照这个年龄来区分,寺庙里面还有几个能干活儿的人?那些老头子敢冒这个险?

他们不大出血都搞不定这一次的大劫啊!

这位法家重臣,论心狠手辣,真不逊色于苗太升!

景和帝更是听得目瞪口呆,“鸿廉啊……你,你这就太夸张了吧?这不是逼着他们倾家荡产吗?”

“倾家荡产?”葛松道冷哼一声,“寺庙、尼姑庵、道观应该有财产吗?都是信男善女供奉给菩萨和神仙的!菩萨和神仙都是慈悲为怀,到了这个时候,一定愿意拿出来,安置天下受苦受难的灾民的!

倘若他们不愿意,就是违背佛家道家的宗旨,那么这些寺庵道观,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,直接铲除掉就好!”

“这……”

景和帝有心要骂人,说你敢这么做,太后岂不是得被气死?

但他还没有张嘴,旁边的曹仪就摇头了,“葛相此言差矣,这样太过粗暴,完全不符合我大康的仁义之道。”

“对!丞相说得对!”皇帝连连点头。

可曹仪马上就加了一句,“但你这个建议的想法还是挺好的……陛下,一边是从来不事生产、只知道享受香火供奉的出家人,一边是嗷嗷待哺的苦难民众、保家卫国的战士和战士遗孀们,您说哪个更重要呢?”

景和帝哑口无言!!

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,这群家伙就是想要让他去做恶人啊!

到时候挨骂的又不是你们,你们当然是说得痛快啰!

最新小说: 封侯 长安之上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秦草 我在亮剑当战狼 活埋大清朝 将军好凶猛 晋砺 朕就是亡国之君 我只想安静地摸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