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来看书 > 历史军事 > 我在明末有套房 > 第三六六章老实人发怒

第三六六章老实人发怒(1 / 1)

第三六六章老实人发怒

执行羊吃人战略的关键,就是需要建立一条安全的商道,这条商道不能经过广宁卫,也不能经过比较便利的辽河。

全旭思来想去,决定把这条商道放在兴凯湖、双城卫以及海参崴这一条线。

提起双城卫可能有多人非常陌生,因为中国已经丢失这个地方,后世叫乌苏里斯克,也就是海参崴西北一百公里的地方。

在永乐四年(1406)闰七月,忽剌温三角等处女真首领吉里吉纳、者哥难等来朝,明廷以其居地置卫,与撒刺儿等4卫同时设立,隶属于奴儿干都司管辖之下,驻奴儿干城(今黑龙江下游黑龙江与亨滚河汇合处右岸的特林地方,即元朝征东元帅府的故地)。奴儿干都司为地方最高一级的军政合一建制,直隶于明朝中央政府。同时还开通了东西两条驿道,保证文书传递、贡赋粮饷的运送。

元朝建立征东元帅府,其目的就是想抄日本的后路,明朝只是沿袭建制,当然,这主要是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南起双城卫的石家古城,沿走阿城,经宾县鸟河,沿松花江迤俪北上,于黑瞎子岛入黑龙江,直抵黑龙江入海口,共10城45站(在我国境内有8城23个站)。

在后世很多人在鼓吹犬清的版图大,那是拿明朝中后世国力虚弱的时期,朝廷无力控制边境地区,事实上大明继承的是元朝的疆域,一个奴儿干都司就三百八十四卫,这些地区,大部分丢失。

而丢失的恰恰是犬清。

全旭在决定了以后,开始召开全家军会议,这次出征双城卫,并没有告知皇太极,也不需要他们怎么配合,反正,打了再说。

第一旅驻盖州,第二旅驻海州,第四旅驻复州,第三、第五以及近卫旅驻金州。

而金州的驻军有点太多了,全旭决定以第三旅胡仁玉这个少年旅长出征,随军出征的包括炮兵第七团、第八团。

现在的全家军已经模糊化了骑兵和炮兵的编制,一个旅下辖四个步兵团,以及两个补充团辎重团,共计六个步兵团,同时,拥有两个骑兵团,两个炮兵团。

全旅共计十个团级单位,全旅七千五百余人,完全可以承担一个方面的战斗任务。

至于水师部队非但承担第三步旅的给养,以及部队运输,至于骑兵团,则在戚元弼的带领下,六个骑兵团分别沿陆路向双城子搜索前进。

就在全旭秘密准备的时候,辽南议会议长沈明泽,在次长朱寻、郭洛甫等人的陪同下,前来求见全旭。

“春耕在既,不宜动兵!”

全旭冷冷的笑道:“首先你们要明白一个问题,全家军不同于普通的军户,他们是职业军人,什么是职业军人你们明白吗?”

“大明军户终身为军户,子孙世代为军户,难道他们不是职业军人?”

“他们只是农奴,而非职业军人!”

全旭笑道:“职业军队是终身为军人,他们的职责就是打仗!”

“可是,全帅也分配给他们田地了啊!”

郭洛甫也附和道:“是啊,每人一百亩,难道他们的田地不需要种吗?”

“种啊!”

全旭笑道:“让他们的家人种,没有家人的,官府可以为他们承包出去,扣除必须的田租,以及应纳税以后,剩余部分,归他们个人所有!”

人无恒产者无恒心,在全旭心中,他认为中国古代军队最巅峰时期,其实还是汉唐,汉代以六郡良家子为军,良家子就是资产过十万的富户地主,比如东汉末年的董卓,他就是良家子之一。

这样的军人,不会因为小恩小惠被收买,他们有钱置办精良的装备,所以才能一汉抵五胡。

唐朝的府兵就是采取丁男二十岁以上,授田百亩,其中二十亩为永业田,八十亩为口分田。死后还田。丁女八十亩桑田。也就是说,普通一对成年夫妻,他们可以获得一百八十亩田地。

府兵自己拥有战马,铠甲、横刀、弓箭、弩机,一个人的装备,可以顶上明军五个人。

“这样以来,后勤压力就会非常大!”

沈明泽也在坦诚的说道:“全家军去年军费开支为为一百八十七万五千二百两银……”

不等沈明泽说完,全旭笑道:“去年,全家军缴获的物资,全部提供了辽南的重建,你们总不能端起碗来吃肉,放下筷子就骂娘吧?”

大明养活军队,是一支沉重的开支。

在全旭看来,这简直就是笑话。

他利用全家军从战场上的缴获,数倍于投入,不算缴获的金银财宝,光缴获的战马、驽马、牛、羊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更何况,全旭还有一部分的军售收入。

至少目前为止,全家军的财政还没有出现问题。

当然,这是因为全家军在高速发展,现在随着辽南的局势稳定了下来,已经有不少胆大的商贾,就来商谈着要来辽南买地,也有像东江镇尚可喜等人,就悄悄派出人过来,要求回海州祭祖。

祭祖是假,试探全旭对于辽东人的态度才是真的。

全旭的态度非常明确,回归祖籍热烈欢迎,只要愿意归来,按照人头,重新分配土地,想要讨回祖产,门都没有了,当然,就尚可喜之父在海州卫,其实也就一两百亩田地,早就被全旭直接分配掉了。

全家军将士人均一百亩田,有家人想自己种,没有问题,可以自己种,没有家人种地,可以分租给佃户种地。

普通流民,土地不是无偿分配的,而是依靠他们在工厂里打工,然后按照所挣的钱,可以买地,当然这个地价极为便宜。

成年男子干一年工作,省吃俭用可以获得七至十亩荒地的开垦资格,女子也有获得三五亩地的样子,只要安心干个三五年,田地就有了。

现在全旭不想分,因为白得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,同时,全旭也需要集体农庄,为全家军提供给养。

沈明泽似乎明白了全旭的意思:“全帅的意思是,春耕期间,建奴也需要给牛马增膘,春节不宜开战,在这个时代,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”

“职业军队的好处是,随时随地可以不受天气、时节的影响!”

全旭接着道:“从兴凯湖到双城卫再到海参崴,这么一大块地方,如果占下来,可以开垦多少田地?可以安置多少百姓?我现在把第三旅调到双城卫,而海参崴则作为辽东水师第二舰队驻地,差不多三个辽南的地盘,你们难道嫌土地烧手?”

众人不再说话。

“现在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好今年的春耕工作!”

全旭接着道:“等双城卫拿下来,那里至少可以设立两到三个州,本帅绝对不会向朝廷要流官过来担任知州,谁能升任知州,就看你们今年春耕的表现!”

众官员的眼睛陡然亮了。

在众官员走后,沈明泽苦笑道:“主上,这些人恐怕跟主上不是一条心!”

全旭笑了笑道:“这个简单,配合咱们工作,有肉吃,有酒喝,不配合,让他们喝西北风,敢扯后腿捣乱的,那就让他们挂树上!”

“这……”

沈明泽皱起眉头:“会不会闹得不可收拾?”

“辽东悍匪多,暴民多,全家军全力防守辽南四州十五县,管不过来!”

“临溟县县令李世让私下里与登州商贾孙文门串通一气,售卖田地!”

全旭:“还真有人不怕死啊,登州商贾孙文门行贿,课以十倍行贿金罚款,另外,把孙文门挂树上,五天不死,让他永世不得登上辽南。至于李世让……”

“门下明白,让他死于匪乱……”

“不,不,不!”

全旭摇摇头道:“不能这么便宜他,公审他,在金州召开万民大会,让百姓审判他!”

三月十六日,第三旅誓师出征,随时的是辽东副将茅元仪参谋长,加上水师共计一万一千余人出征。

次日,沈明泽以辽南议会议长的身份,命人逮捕李世让。

直到此时,全旭这才认出李世让本尊,他身材清瘦,个子不高,长须飘逸,显得气度不凡。

他被到临时在金州城外校场搭建的公审大会现场,依旧态度非常强硬,还拼命挣扎,嘶声叫道:“凭什么抓老夫?老夫两袖清风,家徒四壁,凭什么抓老夫!”

沈明泽嗤冷冷的笑道:“两袖清风,家徒四壁?说得真好听,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带证人!”

随着李世让的管家,以及孙文门的大掌柜,再加上行贿的全记银行存票,以及全记银行的提款记录。

李世让面对确凿证据,再也无法抵赖。

沈明泽问道:“如此贪官,该当何罪?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杀了他!”

老实人轻易不发怒,一旦发怒,就像火山喷发一样恐怖。

当然,辽南的百姓,大部分都是老实人,不老实的他们要么落草为寇,要么杀官造反,只有老实人才颠沛流离。

众百姓拿着烂泥、石子、坷垃,木棍、各种杂物,朝着李世让砸去,就像九品芝麻官里的场景,瞬间功夫,李世让就被各种垃圾淹没了。

最新小说: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宋成祖 我不是野人 看见弹幕后我选择叛出师门 黄天之世 启明1158 穿成抱错文好运女配 春回大明朝 宠妃的演技大赏